2016年10月1日 星期六

他不憨,他很儑,他是我兄弟--從太陽花學運談到《臺北城》


2014年太陽花學運時,台北信陽街的一家NOTCH咖啡店,因為臨近立法院,當時學生衝進國會裡和馬英九政府對峙,NOTCH咖啡的老闆李德振疼惜那些年輕人,於是每天一袋袋的咖啡往現場送,不只是店員送,老闆更身先士卒,自己天天送,因為立法院交通管制,所以還不能開車(騎車也不方便)所以要手提著,走路去送。

一陣拆騰,後來居然脊椎側彎,我到台北他的咖啡店裡去時,看他側著身子哎哎叫,最後花了段時間治療才好了起來。

台灣現在種憨人,哦,我可能寫錯了,我問過台語老師,他說「憨」、「儑」、「戇」各自不同:

如果發成Kham,則漢字寫成「憨」 。
如果發成Gam,則漢字寫成「儑」。
如果台語發成Gong,則漢字寫成「戇」。

說人Kham,意思是迷迷糊糊,傻傻的不知輕重。
說人Gam,意思是有股傻勁,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意思。
說人Gong,這是裝傻
,有時則又有堅持的意思。

最近我的新書《臺北城》出版了,李德振又「儑」起來了,他要幫我在他的店裡賣書,這書原價380元,現場購書320,只要來買書,他要送耳掛包咖啡,又要點一杯咖啡再送一杯寄杯,這哪裡合得來啊?實在有夠「憨」。

其實買我的書讀者,大家都很Gong Kham,我Gong Gong畫,大家Kham Kham買,反正愛台灣就是有股傻勁啦!

簽書會:
日期:2016年10月2日
時間:15:30
地點:NOTCH咖啡內湖店
台北市內湖路一段411巷10-2號
02 27972323



2016年9月28日 星期三

攝津館(今華美大飯店)--重慶南路導覽開步走!《臺北城》一書詳細說給您聽

這張圖畫的是日治時期今之忠孝西路一段86號往重慶南路一段1之5號的街景,自左至右為「臺北消防組喆所」(現在的城中消防大樓)、著名旅館攝津館(重慶南路一段1號),再過來為可能日治晚期的建築(1之1號),到了3號則為請負業(營造商)的「澤井組臺北支店」,5號雖知其外觀,但歷史部份則有待查證。

2016年9月27日 星期二

對不起,我買不起魚夫的書--台南簽書會裡一則用心的故事

台南簽書會
新書《臺北城・城內篇》的政大台南場簽書會上,我有位朋友特地來參加,開場前,她好心告訴旁邊坐下來的一位觀眾:「先去買本書來給魚夫簽,現在75折,一本才285元,要不然等一下人會很多。」

「我買不起魚夫的書⋯⋯」那人怯生生的回答,原來他曾生了場大病,花了很多錢治療,現在身無分文。

可是為什麼要來簽書會?他說只是為了來聽聽魚夫的演講,看魚夫講台灣文明史,雖然住在台南而書名是台北,仍然堅持要來參加。朋友聽了很感動,當場加買送他一本書,他不敢接受,朋友說:「這書原本就是要給真正有心要讀的人。」最後他高興的拿著朋友送的書前來簽書,還猛招手要求我的朋友來一起合照。

每個人的人生總是日子越來越少,所以越珍貴,再過幾年我就快六十歲了,能用心而且用力創作的時間恐怕也就在這十年間了,所以發願花十年的時間把台灣重要的歷史建築和飲食文化一筆一劃的畫出來,完成這個願望的過程裡,我發現只要真正的用心,那麼讀者就會真心對待,沒人會買不起書的,因為大家一定會相互幫助,一起來見證我們共同的努力。



2016年9月21日 星期三

既味其泉,亦嚌其詩,吃出在地人的情感!記台中清水榮米榚

榮米糕是清水在地人吃的,肉羮湯是米糕的最佳搭配

台中清水美食,以米糕著稱,其中「榮米糕」,味道較為清淡,是在地人的隱藏版,清水人別稱其為「矮仔米榚」,老闆依我看雖非高大挺拔,亦不至於五短身材,如何呼之為「矮仔」,我不敢問店家,要嚐美食,發乎情、止乎禮,足矣,有些事不能打破砂鍋問到底,因為實在太「白目」。

爌肉、焢肉,Hong Bak,來說台中炕肉飯


取豬肉以文火燉之,有人寫「爌肉」,有人寫「焢肉」,教育部部定和維基百科都寫成「炕肉」(khòng-bah)。

台語的漢字應從簡不從俗,從簡讓學子容易學、簡單記;然而從俗則易滋生誤解,後世不能望文生義,更不知從何想像先民的生活景象。

爌的字義是「光明」,而焢為「火氣貎」,都不適合用來形容台灣人愛吃的「焢肉飯」,用這個「炕」,在古字裡是「炙」的意思,好寫、好記,也不走味,何樂而不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