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0日 星期二

來見證一下昔日員外的生活情趣吧/金門水頭黃氏酉堂

01
酉堂全景。



前言:

這篇記事原本是發表在2007年的8月27日,原文是節錄康諾錫著:《台灣古厝圖鑑》的文章來作為我學習建築的備忘錄,康諾鍚先生的考證非常精準,我所能贅言者並不多,只能到達現場拍照存檔,這是我初習建築博士時的劄記,但我並非漢文化閩南建築的專家,只會拾人牙慧,撿人涕唾,人云亦云罷了,讀者可以儘量去參考康諾錫或我的老師李乾朗的書籍,最為完備。

不過,我喜歡打破砂鍋問到底,2011年的十二月,我又刻意來此一趟,看能不能遇見主人家,由他自已來說分明,以影片驗證康諾錫先生所言,因此讀者在魚夫拍的影片可以引用,但文章部份,純屬參考,解其來龍去脈,所以萬勿擷錄運用。



堂號:酉堂
姓氏:黃宅
行政區名:金門縣金城鎮
興建年代:清乾隆三十年(西元1765年),清乾隆三十一年十月落成。
建築方位:坐東北朝西南
建造者:黃俊 籌建
建築座落:金門縣金城縣金水村前水頭55號
建築形制:由門房和宅院兩部份構成


黃氏酉堂,是嘉慶與乾隆年間,號稱有十八支桅帆的金門「船王」黃俊所籌建。因經商致富,號稱百萬財產,因此得「黃百萬」封號。

黃俊,字伯癸,誥贈奉直大夫,為宋末泉州同安進士黃輔的後代。元朝時,黃輔避亂隱居於浯洲金水(今金門前水頭),此後子孫繁衍,在水頭一帶形成龐大的氏族聚落。黃俊便是金水的黃氏長房小宗派下第十三世子嗣,雖出身貧寒,後至廈門經商,船運南北貨,終成巨富。

02
酉堂前的日月泮池。

酉堂係黃俊個人寄情作用與對後世子孫的期待,因此此建築乃成為金門唯一具有池沼、曲橋的書院宅第,曾兼具遊賞、講學與居住等功能,目前則純為住宅。

03
酉堂正廳前的抱廈。

今之酉堂係1999年由金門縣府重修,雖煥然一新,但因技術與材料不同於前,略失原本的含蓄韻味,現獲指定為二級古蹟。

04
酉堂頭門上的橫扁。

所謂「酉堂」,係清乾隆三十年,黃俊已年屆六四高齡,半生操勞,其愛妻又於乙酉年辭世,頓覺人世無常,乃發願興建一座宅第,供其退休安養天年與追悼亡妻之所,而取名「酉堂」,又有於乙酉年落成之意。

05
酉堂前圍牆。

酉堂位金水村北側海濱的前水頭聚落,佔地約四七六坪,由門戶和宅院兩部份構成,宅院有兩進,前有土牆環圍,牆外有一大池塘,分為一圓一弦的日月池,乃取「泮水」之意(一般孔廟前皆有半圓形水池,稱「泮池」),日月池上以花崗石築曲橋一座,直通往牆門,門上有「酉堂」橫匾一方,乃陳秉衡於丙戍年荔月(農歷六月),透露了宅第於乾隆三十一年十月落成的訊息。

泮水和曲橋有其風水意義,乃是藉水、日、月的風水象徵,以求居家吉利。

06
酉堂方形水井一口,井口用花崗石低矮欄杆圍繞,裝飾意義大於實用。

進門後分為兩條動線,從頭門進入,左轉,乃遇一牆門,穿過後,為呈三開間的酉堂前廳,有捲棚抱廈與正廳相連,抱廈成為接待訪客泡茶聊天的所在,正廳奉有黃百萬塑像,方面大耳,臉色紅潤,手持書卷,雖為商賈,仍讀書不輟。

另一動線,進門後正對平面成曲尺形的門房,院牆環圍的庭院中有方形水井一口,井口用花崗石低矮欄杆圍繞,裝飾意義大於實用。

酉堂設計為住宅和書院溶為一體, 因此設有泮池與頭門等形式。黃百萬囿於若由親族教授子弟,有所不便,乃從同安禮聘教師至金門,為此築有「花廳」廂房,供老師安心居住,其地基高於所有建築量體,又有禮遇的況味在。

07
酉堂花廳,供同安教師居住。

金門一般民宅的兩進房屋中,多以「櫸頭」(護龍)連接,中間留一天井,但在酉堂的配置形態中,卻是以穿亭連接前後二進,天井則在穿亭的兩旁呈現「工」字的配置,和民宅的「口」字形配置不同。酉堂的第一進正廳為講堂空間,前面設軒亭,為一種表現出強烈儀典性的建築形態,此種建築形式在金門是只有在廟宇中才能見到的。

書房設有左右廂房,左廂房開有大洞門,右廂房為小洞門,據屋主所述,教師坐於兩廂房中間,左廂房供男童讀書,右廂房為女童讀書處,果真如所述,則於黃百萬所處時代,女權乃獲得重視耶?

酉堂書房,設有左右廂房。


See:康諾錫著,《台灣古厝圖鑑》,台北市,猫頭鷹出版社,初版,2003,p216-219。

石井和紘編,謝宗哲譯,《都市地球學──日本三大建築家的都市論集/原廣司×槙文彥×黑川紀章》,台北市,田園城市文化,初版,2004年,p124。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