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8日 星期六

世事滄桑:一張兩年前的照片



2006年的大年初二,我到台南找老友錢橙山賀年,夜間兩人去一家專招待日本人的卡拉OK老酒吧,留下這幀照片。

  照片中坐在錢醫師旁的是裡面的公關「資深美女」,坐在我旁邊的是老闆,她直說我是師奶殺手,然後就拍照時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我簽名加上了日期,錢醫師則畫了個銅錢,加上一個山字;今天,剛好又有人約我到這家酒吧,我太太跟著我去,仔細看這張後來被貼牆上的照片,害我捏了好幾把冷汗....

我當初想到台南住,是因為這裡除了廟多眾神庇佑 ,閤境平安外,我年輕時為了郭倍宏、施明德打了幾場選戰,認識了許多朋友,有著革命的情感,心想老來的時候,可選為退休之地,因此先下來佈局,想多結交一些老來的酒伴,我是繁華褪盡,只想做個教練,尋找國家未來的王健民,因此除了讀書、儘力維持台派發言的玉山網路平台外,心想偶而想夜間貪腐一下,有些老友會來和我喝兩杯...

  錢醫師是我的革命戰友,更是貪飲兩杯的酒友,可是現在和我已經不連絡了。2008年他站出來支持馬英九,而我卻成為馬陣營的被告,錢醫師的夫人錢林慧君則在馬勝選後,出任監察委員,當然,政治立場的轉變,不一定影響友誼,可是認識太深,共有的價值與目標連同革命情感,隨著立場的改變,都被摧毀了,再見面,也彷彿是陌生人了。

  來中南部我反而多和年輕人混在一起;我自忖心中有兩個靈魂在纏鬥,一是太年輕就投入民主運動,和我在一起的戰友都多我個一、二十歲,亦師亦友,我屆五十了,不免有些前輩已然仙逝,有些則廉頗老矣,而不問世事了。

  阿扁的兩屆總統大選,再加上長昌之役,到如今的民進黨不爭氣,總令我想起清‧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削髮辭家淨六塵,自家且了自家身,仁民愛物無窮事,自有周公孔聖人。」的那句話,這樣孤臣孽子的堅持本土,伊於壼底?

  政治立場的轉變,對我來說很難,年輕時建立的價值,無法在一夕之間拋棄重來。我看著這張照片,時序也不過是2006年,世事滄桑,真是感慨萬千!夫五十而知天命,這天命,我年輕時讀《菜根譚》,開門見山:「達人觀物外之物,思身後之身,寧受一時之寂寞,毋取萬古之淒涼。」好像讖言一般,終究在身經半個世紀後感受更深。

2 意見:

iftrue 提到...

緣聚緣散,現在只能跟著感覺走啦。說對方變了,人家還說你沒進步哩,政客昨天講獨立卡好,今天講給阿共管卡好。原來是講對伊自己卡好。 呸!
感謝魚夫老大的網站讓我的心靈可以得到一些安慰

Lin 提到...

"達人觀物外之物,思身後之身,寧受一時之寂寞,毋取萬古之淒涼"
再則,你永遠不會寂寞,而且,堅持捍衛這塊養你、育你、疼你的土地!這傲骨誰人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