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31日 星期一

盯住九流政府重建,甲仙鄉災後200090829現場目擊

按圖看所有圖片,進入後右上有顯示資訊,按下後,可以看圖文解說:
IMG_3045
莫拉克颱風一來,應聲斷裂的甲仙便橋.


魚夫前進甲仙災區錄影

九二一地震後,我便經常到災區去察看,許多我所屬的社團,又極富愛心的將國內親子旅遊辦到災區裡去消費,幫忙災民,我之所以去災區,也是用一己之力,好好盯住不久後執政的民進黨,有無聞聲救苦,苦民所苦的把重建工作做好.

九二一地震到目前為止,做得最差的就是”東星大樓”,直到20090830居民才進入居住,卻罵聲連連,有統媒<中國時報>的報導為證,這東星大樓是誰負責重建的?遮莫不就是當時的台北市長馬英九!他會有什麼重建能力?我會盡個人微薄的力量,好好盯住這昏庸無能的傢伙.

所以我就隨著陳師孟要進入小林村災區進行他的”樹苗計畫”,幫他報導,也把甲仙鄉的重建工作,做了個初步的了解,像考驗民進黨執政一樣,也監看八八水災重建的進度.

20090829我從台南出發,沿著台21線接台20線進入.這條道路的搶通,是因為馬英九在小林村滅村後,二七法會之後才)搶通的,當時,馬英九是搭直昇機到達法會現場的.台20'21線雖然滿目瘡痍,但依我看,在八八水災後,如果馬桶下達緊急命令,由工兵挺進,要搶通並非難事,二七法會之後,馬英九被罵臭頭,很快的這道路什麼都通了!

甲仙大橋在去年(2008)辛得樂颱風被沖毀,由於新橋將以斜張橋的方式重建,我從施工看板上看到,工程要2010年的九月才能完成,暫時打造的便橋,洪水一來,兩三小就報銷了,劉兆玄八月十四日來勘災,這位心中無數點子多,狀況不明決心大的閣揆,先是發現台21線無法進入甲仙,折騰半天,才來到了被沖毀的甲仙便橋,想不到看了五分鐘,就因兩勢太大,落跑了.現在全線搶通,河床便道也架好了,可見搶通並沒有那麼難,只是這個昏庸無能的爛政府,沒有在第一時間,拯救人民於水深火熱之中罷了.

進入甲仙鄉,第一個印入眼簾的是本鄉的特產芋仔的一座大型雕塑,甲仙還特產麻竹筍,所以過了甲仙的河床便道,便是已可能不堪使用的”甲仙鄉芋筍觀光市集”,軍車一車車的駛離,看來完成任務撤走了.

甲仙鄉的河濱公園計畫仍在進行者,形成很強烈的對比,一邊是搶修道路橋樑,一邊是為了招引觀光客的建設,這時節,還有誰是為了觀光而來?

災民們目前被安排在龍鳯寺,我進入時,在山門上看到”共渡彼岸”四個大字,鼻頭為之一酸,心裡決定,除非災民同意,儘量不要主動拍攝,在龍鳯寺裡望見了志工心理導師’志工按摩師和陳師孟帶來的理容師,又看見了中元普渡法會的進行,物資還算充足,其實從災害以來,台南王定宇等的”災後家園重建物資轉運中心”不知送過多少物資來了,台灣同胞的愛,遠遠勝過這個麻木不仁的九流政府.

我又陪同陳師孟到達了小林村的現場,熱淚盈眶,山崩滅村的家園,居然看不到一個屋項!現場早已有藏傳佛教的朋友前來祈福,掛滿了金幡,忽然大雨傾盆,一位僧侶堅持在大雨中繼續招魂,而一切挖掘的工作也已停止,馬英九誓言以中華民國總統身份,重建小林村,根本是放屁,我很懷疑,他來過這現場看過了嗎?

河川已經改道,我又到楠仔仙溪橋查看,一位鄉民,指著河川上仍然湍急的溪流要我拍攝,原有在溪旁的田園已經沖毀,他不斷的喃喃自語,鄉民的財產都不見了,找不回來了,又指著河畔的道路殘存的遺跡說,那裡本來有路的,然後要我把攝影機伸出去,看看這搶通的楠仔仙橋的橋墩已經裸露,岌岌可危,我因為穿著玉山公民記者的T恤,他握著我的手,感謝我深入災區探訪.

我離開電視台很久了,卻在網路裡教人們如何運用網路自己當公民記者,網路的力量正在崛起,我也不過是一台照相機和一台科達的攝影機,以最簡易的方式記錄下台灣的災難,馬英九的無能,救不了這個國家,但卻足以毀掉我們的深愛的台灣,我深自期許,不必等待聖賢,自己的家園自己救,就一步一腳印的用個人的小小的力量,記錄我們的愛與苦難,讓全世界都知道!

<延伸讀閱讀>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