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6日 星期日

從西藏(圖博)看馬英九執行其祖國中國大一統的手段

按圖看所有圖片

IMG_0926

遇見「磕長頭」的藏傳佛教信徒是我在登上了西藏聖湖納金措回來途中,在青藏公路上,遠遠就望見他的身影,是什麼樣的神奇力量,會使得一個人這樣如此意志堅決的往目的前進?

「磕長頭」在西藏(圖博)其實有兩種,一種是千里跋涉,一路稽首,服之甚也,三步一跪,五體投地的往聖城拉薩艱辛的邁進;我在西藏許多名寺裡,看見的則是原地跪拜,通常達萬次以上,才算功德圓滿,這萬次長磕頭,就必須借住當地的民宿,在長達一個月以上的日子裡,不能自欺欺人的每天磕頭。

遇見這位磕長頭的信徒,真是令我訝異不已,這不是坐在家中看電視,而是親眼目睹一個人滿臉虔誠、意志堅定的在熾熱的荒野上往前行,只見他手著以乎以牛皮為材料的護衣,手佩護具,膝著護膝,面目曬得黝黑,塵灰覆面,三步一磕,這儀式,要求每一步動作都不可含糊帶過:首先取立正姿勢,口中念念有詞,多為誦六字真言,讀作「唵嘛呢叭咪哞」,是印度佛教密宗的「真寶石」,一邊念六字真言,一邊雙手合十,高舉過頭,然后行一步﹔雙手繼續合十,移至面前,再行一步﹔雙手合十移至胸前,邁第三步時,雙手自胸前移開,與地面平行前身,掌心朝下俯地,膝蓋先著地,后全身俯地,額頭輕叩地面。再站起,重新開始復前,該過程中,口與手並用六字真言誦念之聲連續不斷。

長磕頭者,在其五體投地時,是為身敬;口中不斷唸咒,是為語敬;心中不斷想念著佛,是為意敬。磕長頭也分為長達途,數月經年,風餐露宿,朝行夕止,匍匐於沙石冰雪之中,亳不退縮的往前進;短期則為數小時或十天半月。我不知道這位信徒屬於長或短途,但此去拉薩,車程尚有一、兩小時,以其行進速度,當晚很難到達聖城的。

如此辛苦磕長頭是為了什麼呢?求佛祖治癒絕症?求升官發財?還是為了家人....,我西藏的朋友説,都不是,他不求今生,只求來世!

我對藏傳佛教不了解,但台灣人求神拜佛,不都只求短期見效?求財、求身體健康、求姻緣、求考上大學、事業順利的現世報嗎?我有位漢人的朋友私下流出不屑的語氣說:「這些人真是莫名其妙,這一生都吃不飽了,還求來世!」

到了西藏,我逐漸明白一件事。中國為了開發大西部,責令沿海各大富裕的城市如上海、山東等認養西藏的建設,經由濟經的發展,逐步摧毀「來世」的教義核心,我今世就改善你的生活!中共指責達賴喇嘛「政教合一」、剥削農奴,於是除了發展經濟外,也開始將遊牧的不定性,經由廣建國民住宅,把他們定居下來,這就是中共中央步步控制西藏的手段。

我回頭看台灣,發現兒皇帝馬英九是深深了解他的祖國的手段的,他對台灣人民一點悲憫心也沒有,拒絕國際援助,遮莫不就是等著給祖國製造機會?是復建台灣?是簽了ECFA讓貪財怕死的台灣人「心向祖國」,經濟的統一手段,正在加速的進行中。

或許有人不同意「來世」的藏傳佛教的教義,或許有人也認為遊牧式逐水草而居的生活伊於壼底?然而,一旦藏人的宗教和生活也被改變為和漢人的價值一模一樣,一切向「錢」看,那可就真的是「民族大融合」了!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