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0日 星期四

台東石雨傘,憶往生的老友廖中山教授

按圖看所有圖片
IMG_3335

我有個老朋友叫廖中山,在我看來,他應是百分之百的”純種中國人”,但他卻是兩百分之兩百的台灣人,他出生於中國河南正陽縣廖庄,因戰亂來到台灣,認識了台灣二二八受難家屬林黎彩女士結為連理,從此展開了為台獨奮鬥的人生歷程.

我是在太年輕時就參與了台灣民主獨立的運動,所以指導我並肩作戰的老兵居然率皆凋零,這幾年,我腰間都掛著相機,手機都是可以拍照上網,許多老戰友,像登陸諾曼地,衝在我的前方,先離我而去,令我傷心不已,拍照留念,免得遺憾終身!

從前,廖中山教授經常和我在助選的過程中相遇,有一回在花蓮,我們同住一家飯店,一起從飯店望著大海,廖教授忽然回頭跟我說:”魚夫,我退休了,要移民到花蓮!”,每回我到花東地區,不知為什麼,總會記起他說的:我要移民花蓮!

石雨傘坐落於台灣台東縣成功鎮北邊約十公里處,因附近以有一隆起岩礁(石空鼻)延伸入海,其中有一塊大岩石(平衡岩)狀如雨傘,故稱之。阿美族稱此地為「Awawan」,因昔日南來北往的人經過此地,必須穿越岩礁近海處的一洞穴,而每當有人通過洞穴時,就會聽到’aw’aw的聲音,後來便以Awawan為此處地名,這裡最接近花蓮,本土政權執政後,我和廖教授就失去了聯絡,我猜想他就是退休去花蓮住了吧?

有一天,我從報上得知廖中山教授往生了,當時,我應在國外吧,沒有參加他的告別式,但很奇特的是,他那種虔誠告白,告訴我要到花蓮告老,可是因為本土政權的執政,一干”野武士”,不當官的,各自回歸田野,種田的種田去了,討海的討海去了,當官的,咱們家的巷子太小,烏頭車開不進來,反而全沒聯絡了.我苟活於人世,看著本土政權的流失,望著馬英九賣台的腳步日近,來到台東這處石雨傘美景,想起許多老友與導師,心中的萬千感慨,不知如何告訴世人?自己寫了一篇感言,向老友致敬,哲人其逝,風範長存!

<延伸閱讀>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