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8日 星期四

趣談浮潛--記馬來西亞沙巴馬奴干島

按圖看所有圖片
IMG_1986

「智者樂水,仁者樂山」乃孔夫子規定的,他自有一套說詞,所以要智、仁兼備,有腦袋而又仁民愛物,不以萬物為芻狗者,那可麻煩了,得上山下海,乃忙得不可開交了。

台灣人的問題是:爬山,沒啥問題,台灣是全球高山密度最高的島嶼之一,高山座座雄偉險峻,征服者甚眾,仁者甚多,鄉愿更是數不清;水呢,因為蔣介石來台後,沿海率皆軍事要塞,明明是個島國國家,從小卻很難親近海洋,可見被愚民者不在少數(約七百萬),剩者為眾不足為樂水之智者也,徒呼負負。

當然,你看恁爸這個小結論,很不爽,那就不要看,汝非智者也。

台灣人之不諳水性,有例可循。我有一回去帛琉深潛,到帛琉,當時乃須訂包機位來往,回程時,來時同班機的乘客問我說:「魚夫先生,只見你來的時候跟我搭同班機,到了帛琉,怪了,小小幾個島嶼,全不見您的蹤影?」

我看他們一臉白晳,高係數防曬護膚想必是塗得掠漏的都找不到空隙,我在帛琉的數百個潛水景點中,浮出水面,嘗遇見台灣旅客,各個身著救生衣,就在海邊「踏青」於是明白了一件事,便回答說:「您都在陸上,我都在海底,所以咱們在帛琉很難相遇。」

台灣本是海洋國家,浪裡白條照裡說,人才濟濟足以成立萬人水師,但多數台灣人卻極其怕水,台北市在馬英九執政時代,尤其聞水色變,納莉過後,每逢颱風,紛紛堆起沙包堵水,八八水災,更是全民五十年來的最大浩劫!

我是在海邊長大的小孩,林邊的漁村是水利村(俗名「放索」,是平埔族的聚集地),小孩子丟進水裡,就很奇怪的會游了,所以我對我的小孩教育,每一個都統統丟進泳池去,也沒啥好教,一段時間後,就通通個個像條小白鯊,涮涮涮的游到對面去了。

馬來西亞沙巴馬奴干島,這島有趣,幾無污染,有人問要不要浮潛?浮潛很是麻煩,根據醫生指示:要帶面鏡、呼吸管、蛙鞋和救生衣,又得在下水前先練習十數分鐘,猶如海上浮屍般的隨海潮漂流一番,這標準程序也沒什麼錯,可是我曾經帶著女兒去宿霧,跟女兒說把普通游泳的蛙鏡帶好、腳踩海灘鞋,來,走到岸邊,站好,把頭伸進海底去,就到處是魚群了,所在在這馬奴干島上,要浮潛,不難,遊遠一點點,就直搗魚巢了!

這種浮潛經驗,真是有趣,人都不用攤平,只消彎腰鞠躬,那魚兒就在你眼前水中游了,不過前提是要沒污染,我去沖縄,也是這樣,連展現泳技的機會都沒有,就看到魚群浮游四周,這肯定是海龍王宅配來的。

馬英九是中國人,自古中國野心份子,逐鹿中原,百姓只好辛苦「跑路」,但論出洋打仗,元大帝派兵攻打日本,沒有一回成功;清朝黃海艦隊反被日本海軍打得落花流水;日中合作的鄭成功雄據台灣數十年,清帝國鐵蹄自然攻不下,必得熟悉水道的水師提督施瑯才有本事打敗鄭氏王朝。而馬英九游泳也不過近年來的事,這個公子哥兒,想到什麼就做什麼?國際聽奧游泳比賽,依規定是要有10個水道,不過台北市政府蓋到最後卻只蓋了8個水道,無能果然比貪污更勞民傷財,最後花費人民數十億的游泳池,只能淪為市民的「練習用」場地。

不過最近吾友也發現類似馬奴干的勝景在台灣,還可用臉盆海撈腳下的虱目魚、石斑呢!他說的是八八水災後,我的故鄉林邊、佳冬一帶。

<延伸閱讀>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