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5日 星期日

說德國豬腳

IMG_2502

說豬腳,先打住,兩個前提:穆斯蘭教徒不吃豬肉,不要聽我說瞎址;其次,每回只談一地區,今天專談德國豬腳,否則沒完沒了,萬巒豬腳、潮洲豬手、我以前經營的「魚夫家飯」名菜紅燒蹄膀...您吃完整隻豬,我都還在摸豬蹄。

豬腳言簡意賅,就是豬的腳,但在他們中國明代,皇帝姓朱,豬腳,即當今聖上那支臭腳也。到中國周庄去,有則故事:沈萬三係明時鉅富,皇帝朱元璋到他家作客,萬三家廚擅作豬腳,獻出給皇帝哮咕,皇上故意為難他,此味何名?說豬腳(朱腳),萬三鐵沒命,於是急中生智,呼之曰:「萬三蹄」,是奴才的腳,不是皇帝的臭腳ㄚ,所以豬腳又有個行世的「蹄膀」字號

中國國共產黨推翻腐敗無能的中國國民黨黨統治中國後,我去周庄,共產黨為人民服務,豬腳直接就叫豬腳,不必改名,要是無能露出馬腳就叫馬腳,柵湖線改名文湖線也不會得好運,所以我到周庄,萬三蹄,就叫萬三豬腳,我買了一包回來,滋味不錯,但....凍吔,怎又談到東方豬腳了?

我三十出頭時,第一回到德國吃豬腳,跟在台灣的經驗全然不同,咦?水煮豬腳?有冇搞錯?這一盤,我覺得最好吃的是酸菜和牛腸灌製的德國香腸。

在我的印象裡,德國應是只有烤豬腳(Schweinshaxe),哪來把豬腳用水滷的?再有一回去德國杜塞多夫,朋友隆重請到杜塞多夫電視塔,我心想,卯死啊,有德國烤豬腳可吃了!但朋友看了看菜單說,這個當季,咱們來份「美人腿」如何?美人腿者,筊白荀也。

其實德國人除了喝啤酒外,吃食很簡樸,以新鮮當季為主,我吃遍天下,現返璞歸真,吃美人腿,再上一份牛排,也歡欣不已!後來才知道,原來德國人吃豬腳,其實不是什麼餐館必點,留學德國的林山田教授,生前最不喜歡我寫美食,認為台灣人獅呷,是台灣不能獨立建國的主因,不過喝德國白酒、啤酒除外,飲酒救台灣。

但吃美人腿的過程,我也才了解,德國豬腳做法不同,南烤北煮,料理方法不儘相同,我吃到的是北方的料理,水煮內質呈粉紅顏色,水水嫩嫩,南方的烤製,卻香Q有勁,各有風味。

吃德國豬腳最令我深刻記憶的是和前駐法代表楊子葆兩人到巴黎香榭里舍大道的「阿爾薩斯餐廳」(La Maison de l'Alsace),法國的阿爾薩斯省讓我想起小時候教科書的一篇文章:「最後的一課」,讀來心酸,阿爾薩斯省在一夜之間被德國佔領,學校的老師教完最後一堂法語課,趴在黑板上說:「法語是全世界最優雅的語言」2008年中國龜孫子馬英九當選後,我有也這種深沈的感受,馬英九正急著被捅,而我又是個教授,看來,哪天就是我扒在黑板上,告訴我的學生,台灣是世上最美麗的國家。

香榭里舍的阿爾薩斯餐廳當然有特權賣德國豬腳,歐洲從轉型正義裡重新出發,外來統治者的餐點也成了招牌菜,就像台灣融合了歷代的外來政權一般,只是台灣人並沒有那麼深深領會轉型正義的意義罷了。

在台灣,正式由歐陸人士開設的台北香宜德國料理餐廳,是我的最愛,就是正宗的德國烤豬腳、牛腸香腸、叫人喝得酩酊大醉的德國啤酒,還有那有趣的洞洞杯,這是歐陸人士來台灣後,德國料理轉型正義的典範,我每回來此享用,總是盡興而歸。

我今天來吃這家德國秘密旅行,號稱德國餐,蠻有趣的是所謂德國料理,老實說,也只有那德國啤酒稱得上是,其餘菜色普通,但行銷手法饒富趣味,香腸是台灣口味,還有台灣獨家研發的墨魚口味黑香腸呢!橘逾准則积,德國料理來此一塌糊塗,但餐廳的服務態度,服務生都裝扮成童話故事的人員,吃得很好玩,開心就好,管理你是不是德國豬腳。



訂閱魚夫更多的影片

地址:台中市西區華美街412-1號

<更多美食:玉山美食街>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