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16日 星期二

搭高鐵,吃台鐵--畫說台鐵八角便當

魚夫手繪


搭高鐵,吃台鐵,包山包海,八面玲瓏狀,台灣人有句話形容貪得無饜者說:「呷銅、呷鐵,有毛的食到棕簑;無毛的,食到秤錘」,當然,我要講的不是吃了秤陀鐵了心,而是台鐵那味懷舊便當啦,在高鐵站上買的哦!

現在搭高鐵南北奔波,依我個人之見,高鐵上的餐飲和台鐵沒有做出巿場區隔來,卻容台鐵於站內販售;高鐵服務人員叫賣又太斯文,姿態優雅豈能喚醒人們的飢餓感?再者滋味不似台鐵排骨便當的古早味,手工拍打,陳年黑豆醬油釀製,從兒時吃過後,至今魂縈夢繫,每上火車總忍不住要買來嚐嚐。

我的故鄉在林邊,要到我們林邊,須得在鎮安轉搭東港支線,小時候,從台北回到林邊,安娘喂,慢車車程,算起來要十數個鐘頭。

台中高鐵站上賣的台鐵便當(按圖看所有照片)
小孩子好動,又容易肚子餓,這吃便當,即是火車上殷殷期盼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從前交通不便,車程遠,於是沿路不時有小販吆喝販售便當,便當也者,日語弁当ベす,火車站販售的叫「駅弁」,但寫成漢字,「便」當,語意上就很難接受,「便飯」更是讓外國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是小便飯or大便飯?我笑稱此乃漢文語法捉襟見肘之處。

這「便」字在我看來應唸二聲ㄆㄧㄢˊ,和日語原音才能相近,亦有「俗擱大碗」的意思;可是中國人掛羊頭狗肉,北京有家燜爐烤鴨「便宜坊」,要唸成bianyifang,大抵是「方便友誼」的意思,無關乎價錢,一點也不便宜。

國府流亡初來台灣,也帶來許多兵員,年紀大者,台灣人呼之為老芋仔,於是就有一則語言文化差異的笑話,老芋仔要去屏東,每停一站,皆有人大喊:「弁当、弁当!」乃疑此站為屏東,但又不相信屏東在台灣南端,又不是高鐵,哪有這麼快就到了的道理?於是用手肘輕觸隔壁的「本省人」,請問這裡是屏東到了嗎?那「本省人」是老實的台灣人性格:不是啦,您誤會了啦!

車行到「斗六」,又有人大喊:「弁当、弁当!」這下子總算到了雲林,火車也坐很久了,應是到了屏東吧?老芋仔又輕碰那「本省人」,屏東到了嗎?「本省人」早就被車行搖愰得睡入黑甜鄉,這被搖醒,睡眼惺忪,一看:「斗六」,乃脫口而出,講的自然是母語,在北京話來講:「到啦!」老芋仔於是下車,嗚呼哀哉,斗六到屏東,還遠著呢!

幼時返鄉,一路上我忍著飢腸轆轆,媽媽說一定要到台南才可以買便當!台南,終於到了,小販一上車,一臉陰沈,看似殺氣騰騰,惡狠狠的用台語說:「刣人免刀隨死!刣人免刀隨死!」長程旅行,路過古都府城,販夫走卒,果然武功蓋世:「刣人免刀隨死!」我大概是餓昏了,這「台南便當壽司」竟聽成了惡狠狠的江湖話語。

我小時候吃過的台鐵便當,記憶中有鋁製便當盒和木片包裝兩種,不管鋁製或鋼製,旨在保溫,木片則能吸水,防止多餘水份使得飯粒悶爛,放冷了反而越香Q。

近年來台鐵便當又風行起來了,其中以八角木片便當最受歡迎。「八角」的設計說是為了取其「八卦」趨吉避凶的意義。從設計上看,八角形可由正方形折叠趨近於圓,最能物盡其用,方便機器製造;許多八角樓的設計,考量八面暢通的空間出入而且施工較圓形容易,兼顧造型吉利又獨樹一幟;飲食上,諸如八寶飯、八寶麵、八寶丸、八寶冰等,都有食材豐富的隱喻,也難怪台鐵推出八角便當後大發利巿了。

其實台鐵便當有沒什麼大學問,喚醒人們潛在心裡的深沈記憶,行銷手法再翻新,用心、專注就能打動人心了。至於高鐵的便當為什麼不能吸引我?同樣是高速交通工具,飛機餐實在食之無味,棄之可惜,但機上別無選擇,而且餐點費也計入票價內,可高鐵在車站內則是包圍層層美食秀色薰心,就算忍住不買,一路突圍到車箱裡,心想咻一下就到了,自然連唐僧肉都索然無味了,所以提著台鐵便當在高鐵內享用就是最佳的選擇了,歹勢啦,高鐵又沒有禁帶外食呢。


高雄火車站內的台鐵便當,按圖看所有照片。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