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1日 星期日

兩岸吃蟹大不同:來台南吃蟹吧!

IMG_4643

秋天到了,台南人開始吃蟹,我去北門井仔腳,有人全付武裝,下台江內海去收網罟的野生蟹。所謂全付武裝,乃腳著膠鞋,身穿防寒衣,頭戴安全帽外加照明燈套,嚼口檳榔禦寒,再把煙盒綁在帽子上,冒口煙,幹,下海撈蟹去!

這螃蟹,洋人不懂得怎麼吃,Crab Chowder加入一堆奶油,全無蟹味可言,在美國,看到全蟹者幾希,我唯有一回在華盛頓見到「全屍」,但美國人不吃蟹黃,只食蟹肉,那螃蟹是美國大兵size,但竟無半點含黃,真是暴殄天物!殊不知,蟹黃乃天地之精華,秋季來時,母蟹情竇初開,正值交配期,謂之處女蟳,卵飽而結實,台灣人為形容這種蟹黃,以叠音加重口氣曰:仁、仁、仁!

從前,漢語裡有句話嘲笑台灣人:「台灣蟳無膏」當時是要「之乎也者」的赴京趕考,台灣算邊疆地區,特種考生有加分,意思是靠加分,沒「腹內」,無學問也!這是大漢沙文主義作崇,我曾就此一語言,請教水產教授,教授深入研究後,發現螃蟹交配,為時甚久,再有膏,大概也擠不出來了,可見台灣人享用童子蟹和處女蟳後,再將糟粕輸往中國大陸,他們吃到的是被用盡丟棄的「牛郎蟹」。

「台灣蟳無膏」?中國龜孫子們不願承認的:台灣人在本世紀對世界的貢獻,是華人世界的民主自由機制,還有有諾貝爾獎的得主李遠哲、有雲門舞集的林懷民、有奧斯卡的導演李安、有MLB大投手王建民等等,拜託,台灣才兩千三百萬人呢!

台南吃蟹,我就教於耆老,乃知野生蟹在曾文溪口,和養殖蟹不同,腹部乾淨白晳無養殖之污水痕;蟹肉也者,據聞和狗肉分類相同,一黑二黄三花四白,也分湖蟹、江蟹、河蟹、溪蟹、溝蟹和海蟹六等,這是中國人愛做文章,一張嘴,胡蕊蕊,陽澄湖的大闡蟹,恁爸也吃過,就不見得比台灣的溪蟹處女蟳好吃。

十年前初體驗中國的陽澄大闡蟹,我在上海的「綠波廊」,朋友盛情招待此味,心中忐忑不安,那顏色紅到實不敢動箸,有冇蘇丹紅化學藥物?啊災?在台灣,「馥園」的大闡蟹我信得過,顏色看來是自然煮熟的鮮紅模樣,不過有點麻煩,食蟹傢俬很多,吃蟹功未達嚴長壽那種吃完一蟹,又可「檢骨」還原的爐火純青的境地,最好不要出手,以免被人看出「劉佬佬逛大觀園」的巴子面目。傳說初創食蟹餐具時,計有錘、鑷、鉗、匙、叉、鏟、刮、鉸之「蟹八件」,以呼應蟹之八腳,吃大閘蟹,中程又得歇息片刻,侍者來杯菊花熱茶或普洱茶,幹嘛喝茶?喲!蟹身極寒,您老不來杯熱茶,如何陰陽調和?

吃蟹什麼時候到了那麻煩的SOP標準程序?世上不用餐具的民族多得是,以我貪乏的知識,就見過印度、回教和藏族,用手抓著吃,處決一隻螃蟹,有那麼多刑具要用嗎?也不過滿一時的口時之慾罷了。

「無腸公子」來了,「秋蟹」來了,台南有好多地方可吃蟹,本文介紹的台南土城海產店,固然把處女蟳料理得饕客雲集,但我有一回去「阿霞飯店」,阿霞姨大聲疾呼:「紅蟳米榚」是台灣人的原創,你去中國吃不到啦!

3 意見:

hsinchu 提到...

魚大﹐NBA是籃球聯盟﹐王建民是在棒球聯盟。

OldMan 提到...

王建民是MLB 不是NBA

魚夫 提到...

哈哈,在寫文章的時候,正在看NBA比賽,就順手寫了,幸好大家發現了,謝謝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