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6日 星期一

說風味餐

按圖看所有照片
IMG_3193

所謂風味餐,當然指的是以當地的食材所製作出來,獨具特色的料理,呼之為風味餐。

我嘗到芬蘭赫爾新基,一下飛機,當晚就在一家餐廳品嚐友人所介紹的芬蘭風味餐,赫然是「鹿肉」!芬蘭有三寶:通用世界的Linux開放程式語言作業系統是芬蘭人林納斯·托瓦茲(Linus Torvalds)所發明,其次是全球家喻戶曉的Nokia手機,但最重要的是,聖誕老公公住在芬蘭。

吾友請吃鹿肉芬蘭風味餐,盛情感人,但我實在良心過意不去,乃一臉狐疑的問:「咱們把聖誕老人的交通工具給吃了,那他怎麼去送禮物?」

到東南亞「娘惹」(Nyonyas)餐不可不嚐。據說當初大明帝國的鄭和下西洋,許多跟隨而來的男人,也是兩支腳夾兩粒卵葩,娶當地女子稱為「娘惹」,生下來的後代不會講漢語,但仍遵守漢人習俗者為「峇峇」(BABA)族群,這「娘惹」餐,自然是為巴結中華大爺,卻又只能以娘家媽媽教的馬來手藝烹調,於是運用椰漿、蝦醬、辣椒等香料做出既不像中華料理,又不像馬來的風味餐,如椰奶蝦、亞三魟魚、咖哩海鮮、茴香鴨肉等,真是令人驚艷!

新加坡有道National Dish,咖哩魚頭是也。從前英國人統治此地,聘印度苦力捕魚,這魚頭,英國人不敢吃,切除後隨意丟棄,印度人拿回去加入咖哩調製,乃成一道極其味美的新加坡風味餐,只不過,吃這咖哩魚頭的最佳方式是直接用手抓,吃食當中還可以舔舔手指,做好吃狀,這種吃法,我只要想到我經常用手指挖鼻孔,就不敢下手了!

西藏人也不用筷子,我到圖博,偶遇一家藏人開設的餐館,入內參觀,東張西望,不見任何餐具,回頭一看,正有一桌人將糌粑用酥油茶或青稞酒拌和,用手不斷在塑膠袋裡攪捏,揉合成團,用手往嘴裡送,這吃法,我想算了,還是去四川人開的館子,用筷子夾揉好的糌粑來享用。

日本大阪人愛吃河豚鍋,有句老話說:「拼命吃河豚」,此物劇毒,廚師料理得有執照,否則稍有閃失,瞬間喪命,但日人吃火鍋,和台灣人剛好相反,先涮肉,後下菜,這次序弄反了,和違反日本憲法同罪,老闆還會跳出來制止呢!

英語系國家,從前的殖民新加坡除外,所謂風味餐就是烤肉,頂多烤羊肉,但烤羊肉也跟吃狗肉一般,一黑、二黃、三花、四白的分等級,紐西蘭人不太會料理,我有一回去奧克蘭的海事博物館看海底生物,哦,King Fish,好大一尾紅魽!哦,Snapper,好大一條赤鱆!做沙西米最好,乃在海博館點了一客Mussel,台灣淡水稱為「淡菜」(孔雀蛤),此物川湯配以九層塔,最為鮮美,奈何端出來的卻是起司塗得一層一層,看不不出本來模樣孔雀蛤,於是和友人相約,隔日專門找一家日本料理去大啖紐西蘭海鮮。

最近整理資料,憶起我曾去台灣後山花蓮友人開設的一家「秀姑巒風味餐廳」,真是肖念那玉米雞、藤心燉排骨湯、涼拌金針過貓等佳餚,想著、想著,居然又神遊世界去了!為文以誌之。




花蓮縣富里鄉東里村大莊路122號, 983

03-886-1898

<延伸閱讀>
挺台灣的店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