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3日 星期三

多跟自己講講話

按圖看所有照片
IMG_5816

2009年的十二月十二日,這一天想出去走走,拿著蘇煥智的文宣,就要往德元埤去。循著衛星導航的指示,卻是越走越偏,不經意的走到一家「天河牧牛場」,就隨遇而安了,下車,拿出相機拍拍牛隻的活動,和養牛人家閒聊兩句,我沒有很專心的很要了解擠奶過程,我只是個隨遇而安的觀光客。

這個日子的前一天,我寫了一篇有趣的文章「如何網路協同作戰,活捉陳雲林」其實,在我參觀牧牛場時,我從手機上看噗浪,已經知道電視台開始在報導了,但並不在意,一篇教人如何運用手機的文章,不就是我常在講給學生們聽的教材?

我這兩年習慣慢活了,沒有秘書、沒有司機(我居然十幾年,很少自己開車了),不再是高層主管,生活很簡單,過去,高價碼的餐廳,吃太多了,用餐時,多數是引經據典的滔滔不絕,顯示一付學問飽滿,遍嚐天下美味的模樣,卻吃不下多少面前珍饈;如今只去「沒門的」路邊攤,反倒能仔細品嚐眼前的一小份美味小吃,自得其樂,還故意用手機拍照上網,引誘噗友,大部份的時間,讀書、研究,累了,就四處走走,可以這麼說,這兩年,我很驚訝,自己跟自己的對話這麼多,我才發現自己的存在。

現在的媒體,套句台灣古諺,做戲的空,看戯的憨,是一群白痴和神經病的聚合,我也曾經是其中的精神病患之一,最後在當紅時,良心發現,哭著看自己的節目,然後決意辭職,出院,不幹了,那種豐厚的薪水,別人問我為什麼放棄?為什麼?妻子也沒怪我為什麼要放棄高薪,她大概想,丈夫終於清醒過來了。

「活捉陳雲林」居然會成為統媒炒作的大話題。我去德元埤的隔天,看到統媒的歇斯底里,真是覺得好笑,不過,看到民進黨的急欲切割,好像我真成了大暴民,又覺得現在的民主運動,怎會變成一場做作的可以一眼看出的假戲?啊老百姓就得配合政客們激情演出?

「德元埤」我其實漫不經心的看成「德元碑」,然後要去找一個「碑」,到了當地,農民說,那是「埤」,是放水的地方啦!沒有「碑」啦。哈哈,就像我那篇文章,許多人不看內容,只看到「活捉」兩字就抓狂起來,如果仔細看內容,也不過就是一篇「智慧型手機進階說明書」。

「活捉陳雲林」後來成了統媒的醒目標題,還拿去問陳雲林,陳雲林的回答也很平靜,他說,這話很熟悉了,上回去台灣,就有人這麼說了,口氣反倒是反過來安慰統媒:乖,沒事的;可是為什麼別人說了,不是暴民,魚夫說了,就成暴民?好友揶揄:因為上魚下夫居士對上陳匪雲林 ,這很具戯劇,更何況人家又看不懂你那套網路科技是山小?科幻加上暴力,這種演出不輸給電影「阿凡達」,我也這麼想,其實你把自己沈靜放慢下來,會發現其他急急忙忙的人都是青仔欉。

朋友又說,你這下子再也不能去大陸了,我笑著回答他,我能去中國玩就去,不能去就算了,反正馬英九急著投降,台灣快變成中國的一部份了,到時候,你我就都住在中國了。

一場統媒搞出來的鬧劇,要被活捉的人(陳雲林)無所謂,要活捉人的魚夫,怪了,我教人用手機又不是手槍,何來暴力活捉?也不過就是教台灣人民如何在抗議中,保護自己,用手機直播、定位,留存證據,向國際發聲,結果是統媒白痴、藍丁傻子再加上民進黨的一群自以為蓋高尚的偽君子加碼演出的一場鬧劇!

2009年的台灣代表字,第一名是「盼」,這可以送給馬英九,人民真的生活得很痛苦,也看破你的手腳,清楚你很無能,盼你趕快下台;第二名是「假」,這可以送給民進黨,他們的心中只有政權奪回,一場嘉年華式的遊行,像玩假球,政客們都少了一份當年黨外的真誠,簡單講,表演撒撒狗尿,跟人民交待一下而已。

政治、媒體、公眾人物,盤據我人生三十年的時間,現在五十歲了,學會慢活,夫妻兩人到處走走,我空出很多時間跟自己講話,「我思故我在」這幾個字,現在更有深刻的體會了。

南元埤一遊,拍得幾張照片,讀者若有看沒有到,也沒關係,也算我在跟自己對話。

3 意見:

Chien-Fu's Bolg 提到...

好文..
想想自己也很久沒有跟自己對話了
到底在追求什麼?
在想什麼?
什麼才是自己的依靠?
感謝魚夫大哥的經驗談
~Jeff~

蓬萊島雜誌.Net 提到...

版主,已經用RSS訂閱把連結放到蓬萊島雜誌部落格的駐站部落客單元了,我們有註明出處和網址,感謝。

takeson 提到...

魚夫,

真羨慕你, 可以慢活.
希望我到您的年紀時,
也能向您一樣?

您對民進黨和統媒, 藍呆們的描述真是貼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