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6日 星期六

破壞性創新──弘光大學網路電視台主持人選拔第三屆

IMAG0234

我到弘光大學教書時,當時就提出了一個建設置網路電視台讓學生們有發聲的管道。

其實我的想法,不了解雲端運算的人都會很緊張,天啊,這要花多少錢啊!咱們立法院要建置直播系統,經費要上億,納稅人的錢就是這樣被浪費掉的,換成我來做,請兩、三個工讀生就可架起整套系統;我聽說某大學也擁有網路電視台,但他們花了兩千萬。

更有趣的是,有人好心問我需要多大的頻寬?我說一條光纖,10M、2M的就夠了,我的意思是要避開學術網路系統連接國際網站遲緩龜速的問題,不料他卻熱心的為我講解起什麼叫ADSL,講完後,再問我要多大的頻寬,我還是說一條光纖,10M、2M的就夠了。

我一直在講Web2.0是一種概念,不是技術問題,概念對了,就不必花大錢,後來弘光網路電視台的初期建置成本,包含採購電腦、攝影機,請專員的薪水,幾十萬而已,還獲得教育部卓越計畫評鑑委員的一致讚賞。

我常急著要把我這一套概念教給台派人士,但許多人不是聽不懂,就是略窺其中的浮光掠影,自已來、傷身體的做了起來,不需要你魚夫雞婆,我是很雞婆,因為我急著推動公民意識,我很擔心,台灣人遲早沒有電視可看,沒有電台可聽了。

現在,我還是很努力的在把我這一套Web2.0後雲端運算的網路概念給教出去,在學校裡,我的課程是必修;有一回,台灣藝術大和縣政府合作,開設了一門給社會人士學習的網路行銷課程,教學費用很少,我也不在意,但限於電腦教室只能收三十人,第一年教過後,第二年再開,口碑傳出去,來了七十個人報名,校方請四十個人退選,但無人要退,只好全程擠滿了教室,還站到門口去,台藝大的副校長說,他已經很久沒看過這種教學盛況了。

我有一位學生說,老師,您兩年前教我們的,比如說去加入Facebok,可是都沒人在用,但現在好多人哦!在數位時代,創新幾乎都以破壞性的創新(Disruptive Innovation)出現,就好像林志玲出現了,我那個時代的超級偶像蕭大美人忽然就不見了,以前名片上印有email地址的人,很潮!現在名片上不印email的人,您怎麼啦?原始人哦?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