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30日 星期三

辦桌菜--慢活中的幸福

IMAG0045
這一張是用手機拍的,所以品質較差,但用我的for Toutube的高畫質攝影機拍,品質就好多了。

我有一篇文章寫的「饕家父子大對決」,作家李昻看了,大呼過癮,文章內容大抵講的是我們家貪吃一族,父子是如何在吃食學問上相互較勁的故事,其中一段提到:

話說曾祖父時代,台南來了一位退休的總舖師,便住在我們屏東的老家裡,每月戶戶各出一塊銀元,由老師傅辦桌,大家來學做菜,當初學會總舖師手藝的傳人,一位乃是區區不才的祖父,另一名高徒則是我結婚時,為我辦桌的歐巴桑

現在的年輕人結婚,已經不時興辦桌,總要去飯店,聲光、噱頭十足的開宴請賓客,我們從前那搭帳篷,帳篷上印有註冊商標黑松標記,號稱:「黑松大飯店」的辦桌菜,在台北市就很少見了。

我很喜歡辦桌菜,除去大飯店旳場租,乃可在料理上使之料多而實在,吃不完,鄰桌還拿著塑膠袋來要幫忙打包,且偶而還有清涼秀可看,眼福、口福都照顧到了;更喜歡看總舖師率領一大批助手,當場處理食材,見他手之所觸,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響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於桑林之舞,這去哪裡買門票?Listen up!只有我說的那種「黑松大飯店」。

結婚雖說是終身大事,但對父母來說,卻是一身最大的成就之一,我又身為家族的長子長孫,父親要辦在「黑松大飯店」我絕不敢造次,所幸拙荊亦不計較,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吃得飽、吃得好,賓主盡歡最重要,不過,我那時代的婚宴,主持人不夠專業,人家結婚,以歡樂喜慶為主,豈可放任台下賓客上台引吭高歌:「愛對卡慘死」之類的糜糜之音?

我決定在五十之後,過著慢活的人生,便以庶民百姓的生活為樂,台北的友人饗宴,能不去的就不去了,這上半輩子,吃喝玩樂、紙醉金迷的日子過太多了,知命之年又返璞歸真的回到原點,想想若論美食,我和已往生的父親比起來,他老人家這歪嘴雞雖遍嚐台灣美食,但我更上層樓,還頗有所謂「國際觀」,不過這些也都不重要了,也和父親當年一樣,我現在也是和父親一樣台灣的、本產的優先!

家族裡繼承父親手藝的,就屬舍弟了,我每回台北陪母親,後來也是總舖師的弟弟就買了許多好料的回家料理共享美味,五十歲,老母健在、有好兄弟姊妺、有子女在身旁,真想辦桌昭告天下,恁爸實在有夠幸福的!



延伸閱讀: 饕家父子大對決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