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4日 星期四

Google 想在中國發展--漁民掠烏魚子,不採公(工)

googleevil

快過年了,我特地回家鄉林邊、東港一帶去採購烏魚子、油魚子和血子,很少人知道,我的家鄉已是高經濟漁產的重點產地,巷仔內的不會去台北迪化街,而是到這裡來選購。

烏魚子以壓製成橘黃色,食用時不必剥皮,急火煎熟表面,內裡如鮑魚般的有點黏而不黏牙者為上乘;油魚子,非烏魚,但其卵特為碩大,需配以果梨,方合口感;血子者,一生所食異於常魚,乃呈黑金狀,煎以高梁酒,香氣四溢,濃醇可口。

IMG_0012
上等烏魚子,表皮烤熟,即可食用,香Q可口(按圖看所有照片,手機拍攝)

這兩天,早從網路裡了解,Google決定要和中國開幹了,中國的專制蠻橫,箝制網路言論自由,原先,Google還百般吞忍,在Google的公司行為守則(Code of Conduct)裡,Don't be evil是Google的第一條,本來我也很想知道Google究竟會和這個世上最邪惡的政權之一妥協到什麼時候?果真拆夥了!

烏魚潮一來,俗稱「烏金」,這「烏金」金礦來源,始於中國北方,在東海與黃海之間,南下匯集於台灣的鹿港一帶,在屏東南外海交配後折返北方,烏魚貼近台灣沿岸期間,其卵巢正值交配前最成熟階段,所以台灣產的烏魚子特別肥大,我的家鄉屏東就順理成章,成為最會處理這味人間珍饈的所在。

中國人在暴發後,完全不理會地球上其他人類的生存,經濟學者克魯曼(Paul Robin Krugman)最近提出中國操控滙率將危及全世界的經濟,可是中國仍我行我素。我到東港選購烏魚子時,天真的以為今年的漁獲豐盛,漁民說:台灣抓不到烏魚了,都被中國人攔走了,中國漁民看上了烏魚子的高價值,乃竭澤而漁,台灣漁民現在也只能無奈的代工製造烏魚子。

2008年馬陣營派出費鴻泰和張顯耀召開記者會,揚言要找NCC查明玉山網路電視台的成立法源,這兩位博士立委,不知是瞎了眼還是不識字,沒看到玉山所有的網站都是「達康」(.com)嗎?.tw是台灣、 .cn是中國、.jp是日本,.com是美國,NCC權力再大,管得到美國去嗎?我整個網路的思維是這樣的:中國或台灣的網站都不值得信賴,都有可能遭到政治干預,所以一開始就沒有建置在中國或台灣所能掌控的領域裡。

我對Google有些偏好,學生來上我的課,第一堂就是將他們經常使用的email改成Gmail,這植基於幾個理由:

其一、Don't be evil的公司行為守則是我偏好Google的原因,當然,這句話並不是口號,Google的技術人員本位,使得MBA出身的行銷人材在Google裡並不成為主流,這是相對的較為可靠。

其二、Google提供相對較為完整的雲端運算應用,這使得玉山可以變成免伺服器、頻寬的負擔和簽定台美共同防禦條約,防止駭客入侵,而Google的所有應用,大都不用大打廣告,推廣行銷,而是由使用者的口碑來進行,有一種技術者的木訥,令人喜歡。

Google 委曲求全要到中國拼市場,台灣漁民有句話:漁民掠烏魚子,不採公(工)。有一年,我把電腦、手機都裝備好了,要去中國一試身手,挑戰金盾、綠壩,發現繞繞圈子、爬爬牆,還是投奔自由世界了。那中國在禁個什麼勁?後來我發現一件事實:

中國至今仍把住在中國境外的人,看成東夷、北狄、西戎、南蠻,中國雖然富強了,小至對濫補烏魚,破壞生態,違反著作權,大造山寨版,大至違反人權民主的普世價值,他們都漠不關心,像全世界都是他欠他們一樣的蠻橫無理;中國十三億人口就可以自組成一個世界,以北京為中心,中國不需要Google,不需要噗浪(Plurk),所有全世界知名的網站,他們都有山寨版,他們的人民就只消活在他們自我建構的世界足矣,不管是真實或虛擬的世界。

現在許多年輕人不了解,網路言論可以自由的烏魚炒米粉,金光搶搶滾,不是生下來就有的,而是許多先賢先烈爭取來的,而有別於住在水深火熱的中國「大陸同胞」,馬英九現在急著投降中國,中國也以其經濟力大肆入侵,遠的不說,年輕人最關心的網路和電訊業,如果被統一在中國底下,那台灣也可能要跟Google說再見了,玉山也只好流亡海外了。

我吃烏魚子,給Google加油!



瑞興發海產行烏魚子
方瑞欽
+886932834401
+88688334270

屏東縣東港鎮新學路118號

2 意見:

阿缨的茶壶 提到...

google不会简单退出中国的,只是通过退出作为手段在刺激中国的容忍度而已,在一般中国老百姓眼里,不用google用百度的缺了google也能活,但是不代表大家不喜欢google这么一个有理想的公司,大家都是希望在不造成重大社会不安定的情况下慢慢改变现有的状况
喜欢看你的博客,虽然需要翻墙

LK 提到...

魚夫大您好。
剛從國家音樂廳回到台南的家。
在國家音樂廳看到穿黑外套的您也到場並向蕭泰然老師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