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3日 星期三

梅嶺賞梅--挺台灣的店:梅嶺福來餐廳

按圖看所有照片

IMG_6239

毛澤東有一首詩,詠梅:「風雨送春歸,飛雪迎春到;已是懸崖百丈冰,猶有花枝俏;俏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這首詩頗有「佇高山看馬相踢」,恁爸冷眼看世界的味道,不過他們中國文人騷客寫梅,或誦其神形俱清,或吟其標格秀雅,但總免不了與雪連在一起,梅花是冬天的產物,北方緯度高,海平面可見,江南無所有,則只能聊贈一枝春;劉家昌高唱「梅花、梅花滿天下...」不用說,是藝人誇張的演出,而把梅花當成中華民國的國花,乃是唱高調,這種花,在台灣平地少見,雖說新台幣硬幣上有梅花雕紋,但梅之清香配上銅臭,實在煞風景。

台南賞梅,得在新曆過年前後上楠西鄉灣丘村的梅嶺去。梅嶺日治時代原稱香蕉山,但日本人走後,香蕉不產,只留下梅林,乃改名梅嶺,梅嶺中的「老欉」梅樹,又以「福來餐廳」的一株八十年樹齡者號稱最為古老。

賞梅是近年來政府推動國內觀光後才風行起了的,年輕時把「若非一番寒徹骨,哪得梅花噗鼻香」當座右銘,這只是紙上寫寫,熱帶台灣哪裡去體會梅花的生長?我認識一家人,把植物全嵌入了姓名裡,鄭南榕、葉菊蘭是也,後來把唯一寶貝女兒取名為鄭竹梅,全家幾乎成了植物園,我遇見老友葉菊蘭曾笑問鄭南榕會不會打麻將?這「菊蘭竹梅」全到了,胡了!

我不喜歡吃鹹酸甜,尤其是醃話梅,但日本人二次大戰戰敗前後,民生凋弊,因而推出「太陽便當」,那是一盒白飯,中間只放進一粒醃製的話梅,像極了日本國旗,吃便當時,將話梅夾開,放在一角,從紅暈吃起,帶有些鹹味好下飯,其餘則在白飯不夠鹹時,再咬口話梅下飯。不過這白飯裡放這顆話梅可是大有玄機的,原來梅子含有苯甲酸,可防止食物腐壞,日本人戰後苦雖苦,但把命留下來復國還是很重要的。

台灣農家現在因應觀光,花樣很多,梅子當做一種食材,可以變出一堆花樣來。到梅嶺,不能免俗要一嚐梅子雞,喝點梅子酒,那我怎會來到這家「福來餐廳」?還用說嗎?就是跟台南縣觀光處長陳俊安打聽來的,要挺台灣的店,恁爸才要去哦!

當然,挺台灣之外,這家餐廳又很有研發精神,推出「養生黃金雞」,以南薑入味,製成金澄色的雞肉料理來,老闆陳居峰已是經營的第二代,在台南,要找到既挺台灣,東西又好吃,且梅花開得美的所在並不難,挺台灣,有好報,魚夫也會報報啦!



台南縣楠西鄉灣丘村梅嶺32-3號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