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9日 星期五

我懷念那個頹廢的年代﹣﹣史明和我的一段小故事

04
1991年史明和魚夫相見歡,相片中人左:葉治平博士,中:魚夫,右:史明(按圖看所有照片)

其實,想想,我的那個年代,國民黨很腐敗,而我們一干反國民黨專制獨裁的文人,乃很頽廢,打敗腐敗的應是當年那群吃吃喝喝,但卻創意十足的文人吧?

我們的上一代,是革命的年代,那時代革命志土,是要真槍實彈的和當權者對抗。有奮力抗日的「霧社事件」、「噍吧年事件」,有國民黨來台後英勇善戰的鍾逸人「二七部隊」,反正,動不動要寫「與妻訣別書」,拿條命,去換回人民的自由。

史明是那個革命年代的英雄,我是頹廢時代的「豎仔」。1991年史明在美國遇見我時,那是他革命時代後期的故事,我們在那個節點見面,我對史明的革命膽識,欣佩不已,史明對我這位年輕人,亦非常激賞,於是相處兩、三天後,史明很細心的在早晨裡煎了兩個蛋給我享用,然後邀請我去附近信步聊天,史明很莊重的說:「魚夫,台灣交給你了!」

「我不要,我才吃你兩個煎蛋!」這就是革命時代的人,遇上了頹廢時代的「豎仔」的回答,然而豎仔總還算是打不死的蟑螂而和外來政權奮戰不已,直至政黨成功輪替。

最近台北新生南路那家「阿才的店」繼「紅玉餐廳」關門後,聽說也要宣佈結束營業,這些過去我們經常聚集的店,揮手告別了我們那個頹廢年代。隨著政黨輪替,許多去當官的老友,早已改成重䄄而臥、列鼎而食了,何處沽取對君酌?

新的年代是什麼?自我感覺良好的PS男時代吧?自由、民主、獨立不再重要了,政權的算計還是比較多。

延伸閱讀: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