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5日 星期一

青鯤鯤之旅:吃蚵爹、呷冰,看夕陽的私房路線

IMG_8135 青鯤鯓村一名婦女正享受修指甲的快樂(按圖看所有照片)

台南真是魚米之鄉,我想吃好米,就到後壁鄉去找崑濱伯;想吃海產,往七股行;想嚐新鮮牛奶到柳營;想大快朶頤,躺倒牛肉砧上打滾,到仁德鄉阿裕去吃火鍋;想喝一杯濃郁咖啡,到東山來;想大啖鵝肉,下營有著名的茶鵝;今天,和友人約好的是到青鯤鯓嘗蚵爹。

「蚵爹」,據聞台灣人說的「蚵仔」,中國福州人發音成「爹」,於是台、中合作,乃成「蚵爹」,只不過福州人在喊「蚵仔」為爹時,台灣人會不會順便吃個豆腐說:乖兒子。

從語言發展看,「蚵爹」顯然是早期移民文化的古早味,是福州人教台灣人或反之,無從得知?反正已經融成一味;印尼的「沙嗲」傳說是中國福建人移民後,在街坊賣一串「三塊」的烤肉,由閩南語「三塊」轉音而來,如今「沙嗲」已成為印尼料理的特色;英文Ketch-up,蕃茄醬也,是乃粵語「茄汁」的轉音,果真如此,那可見廣東人極早接觸英美人士,廚藝了得,調出這一味白人不吃會死的蘸料。

蚵爹已成台灣文化的一部份,兒歌:蚵爹蔥管炸(ㄐㄧˋ),鼻著香(ㄆㄤ)見見;愛食擱無錢,伸手就加拈(ㄋㄧ);阿狗哥看一見,就摒(ㄉㄧˋm)刀仔箭,狗吠(音肥)來,拐托(ㄊㄨ˙)去,掠去告官司。

聽過沒?沒聽過,不怪你,被大中華教育給燒壞了腦袋瓜子,跟我一樣。

我今天是來吃古早味蚵爹的,這一家,要從省道17走,到了151.5公里處往台南縣將軍鄉青鯤鯓走,就會遇見了。和友人許約甚久,今天終於成行,蚵爹好吃的秘訣在於現剥好蚵仔時,立即摻以切末韮菜,揉以低筋麵粉、太白粉等等,迅速下鍋油炸,必也外酥內軟,口感變幻萬千,且吃完後大呼魚夫老爹萬歲!方稱上品。

另一味,炸吳郭魚,不用說,肉質鮮美,一言以蔽之,人活著是為了吃,不是為活著而吃。

炸蚵爹之外,私房路線,再繞進小巷,有人曝曬蝦乾,此蝦為劍蝦,台南人呼之「火燒蝦」。蝦乾是不肖牙醫師和牙膏業者準備合作,用來電視上廣告指定練牙力,我植過牙,發現牙力果然大不如前,嚼了幾隻,便打退堂鼓。

蚵爹之外,便是去呷冰,「謙備伯冰店」號稱六十年老店,一大杯招牌酸梅冰,保證心涼脾肚開,但一忽兒熱,一忽然冷,會不會拉肚子,啊災?個人內力修為境界不同,體質孱弱者,請向衛生署查詢,如若署長又辭職了,請打到總統府。

吃食之外,青鯤鯓已近黄昏,一道殘陽舖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紅,台江內海的夕照,不要忘了欣賞。

1 意見:

台灣族 提到...

可憐ㄟ中文字 無夠用

蚵爹蔥管炸(ㄐㄧˋ)
,鼻著香(ㄆㄤ)....g'i"-g'i"見見
------------------g'=ㄍ i"=圓之holo音

;愛食擱無錢,伸手就加.....ni拈(ㄋㄧ)
;阿狗哥看一見,就摒(ㄉㄧˋm)刀仔箭,狗吠(音肥)來,
拐托(ㄊㄨ˙)去.....這段實在是sa無
,掠去告官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