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7日 星期六

也來寫詩:台東舊火車站


IMG_9254

彷彿

仍在等待那班列車

汽笛聲已經遠去

藝術家忙著接生新生命

且點根煙

火車又緩緩進站










4 意見:

Sirtea 提到...

嗯! 魚夫詩情畫意, 誘人來鬦閙熱。
* * *
雜思...
汽笛嘟聲啓動列車,
別離情思隨車去,
大小衆生各忙各勞碌命;
喝口啤酒,
把握當下迎前站。
-茶 翁-

光之所在 提到...

魚夫老師:下回您來台東,請與我聯絡,也許我正好在台東,可以和您聚聚!雅淳

匿名 提到...

前年漂鳥漂到台東
第一次坐南迴到台東
滿心歡喜到純淨後山學務農
實踐人地合諧

西拉雅山風

匿名 提到...

我最近在美國Science老師叫我們寫的一首關於身體器官的詩,與大舅舅分享。

In traditional Chinese,
There is a phrase called,
Heart and liver (心肝),
That meant,
Precious.

My mommy always called me her 心肝,
I was confused,
But now,
I understand.

CATVIVIAN U.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