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4日 星期一

大哥,這樣的房子能住嗎?缺乏空間想像能力的台灣人

Hdr

房子本來是蓋來住的,至於宣示主權,固然有其必要,但也不必以蓋滿為原則。這間房子,把只剩一扇窗戶小的畸零地也全包了進來,住這樣的房子,會爽嗎?

日本人有一種榻榻米哲學,榻榻米同時可以作為床、地毯、習武的軟墊、茶道、懷石料理等正式場合的座席等等,建築大師安藤忠雄也深為這種看似簡單,同時又變幻無窮的空間概念所感動,咱們去日本參觀不論是寺廟或一般傳統家居,都會有一種「家徒四壁」的感覺,除了榻榻米,什麼都沒有,可是這榻榻米的空間,隨時可以變身,成為「居間」(家庭成員的活動空間)、「座敷」(招待客人的客廳)、「納戶」(收納衣服)以及臥室等。再大的空間,不論是王公貴族或販夫走卒,都只是幾塊榻榻米就足夠了。

不曉得是被建商限制了想像力?台灣人買房子,總得要有明確定義的臥室、客廳、廚房等等空間,所以空間,一定要用實體隔出來,像小狗見著電線桿,一定要撒泡尿,宣示勢力範圍,可見離動物性,仍然不遠。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