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1日 星期二

阿美族頭目兼藝術家拉黑子的酒後高歌

Hdr

花蓮港口阿美族藝術家拉黑子·達立夫(Rahic Talifo),我常在台南遇見他,有一回我去國立台灣文學館看他的作品,用拖鞋和漂流木組成他的裝置藝術,有些民眾看不太懂,為什麼這裡擺那麼多拖鞋?我戲謔的說:「這是要曬乾了,等慈濟來收。」

在台南,我們有很多藝術家經常聚會,飲酒後就相互取笑對方的作品,其樂無比。拉黑子第一次遇見我,我曬得極為黝黑,自稱魚夫,然後說:「我是屏東卑南族的」,拉黑子和我們喝酒嬉鬧了一番,忽然說:「你是那個很有名的魚夫啊?」眾人哄堂大笑,我離開螢光幕很久了,許多人是要仔細端詳許久,才會想起:哦,是那個魚夫!不過拉黑子是起初以為我是真的打漁的漁夫,大家才覺得好笑,我茫茫的說:「魚夫現在不做名人,也不打漁啦!我改行去做進口槍械走私的魚夫。」

這一天(沒人記得哪一天了),拉黑子又來相聚,酒後忽然要引吭高歌,就開起個人演唱會起來了,我負責攝影,拍了下來,拉黑子我們都封他為阿美族頭目,頭目唱歌,大家就洗耳恭聽了: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