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1日 星期二

余天歌王請注意,森進一來要版稅了!﹣﹣談半價歌曲

Hdr

日本演歌天王森進一來台演唱,總計三場,台北兩場,台南一場。台南這一場由立委王幸男邀請,我去聆聽了一場音樂饗宴。

森進一來台前,我對他未之聞也,可是聽他的歌,這才明白,原來鄧麗君、余天等,國、台語都翻唱過他的歌曲,這讓我想起我最近寫的一篇文章:

中南部賣藥電台要抗爭,何不請出「素蘭陣」!

其中談到學者莊永明「半價歌曲」的說法。台灣人在日本殖民和中華民國流亡來台期間,都是任人宰割的,莊永明一篇「漫談百年來的台語歌謠」道盡了其中的滄桑。而所謂的「半價歌曲」指的是在國府語言政策下,台語歌曲一天只能天電視台播出兩首,造成台語國曲市場的全面萎縮,以致於自此台語歌曲不再有人創作,改以盗製日本歌曲,然後填上歌詞來傳唱,莊永明有段話說:

五○年代,台灣雖然還是「開發中國家」,但經濟已經逐漸在成長中;農村社會留不住鄉下青年,大量往都市打拚,「客廳即工廠」的政策下,離鄉背井往都市打工的「庄腳囝仔」,夜以繼日地 工作,內心鬱悶可知。王昶雄作詞、呂泉生譜曲的〈阮若打開心內的門窗〉即是給遊子的「安慰曲」,讓他們能夠心靈飛揚,可以隨時看見「五彩的春光」、「心愛彼個人」、「故鄉的田園」和「青春的美夢」。

經濟在「穩定中求成長」中,台灣的「仿冒產品」,舉世聞名,市場占有率也不低,而歌壇的「仿冒」亦不落其後,大量引用日本曲調的「台語歌」湧現,〈黃昏的故鄉〉、〈溫泉鄉的吉他〉、〈孤女的願望〉、〈可憐戀花再會吧!〉都是此類的「半價歌曲」,因為只有作詞的成本負擔。面臨這種現象,不僅作曲家沒有了工作權,一些「老作家」也因不屑做「填詞」的工作,無奈的擱筆不再創作。 語言政策下,台語歌曲幾成「棄兒歌曲」,行政機構的「電視台一天只准播放二首台語歌曲」的規定,更令聲音低沉。

森進一選定台南再唱一場,依我看是有道理的,這是一場我看過觀眾年齡加起來萬萬歲的演唱會,老一輩的人才知道森進一的大名,到了我一代,就全然沒有印象了。台灣史總是被硬生生的斷裂,現在許多歌手,貪圖中國的市場,言必稱中國為「內地」,彷彿已被統一,連台灣一哥陳昭榮都回頭大罵台灣,台灣人如此自我作賤,依我看,也不會多久了,歴史悲劇重演,恐怕連「半價歌曲」都不可得,而成為文化的被殖民地。




豬哥亮訪問森進一

2 意見:

Enzo 提到...

一般民眾主要是盲從媒體、藝人,而不講究真正含意,所以內地一詞漸流行起來,媒體的力量相當可怕,少見漁夫之流主持公道。

Enzo 提到...

一般民眾無知盲從媒體藝人稱中國為內地,媒體的力量相當可怕,希望能多一點漁夫之類主持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