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8日 星期四

牽阮的手﹣﹣田朝明、田媽媽、田秋堇和我們歴經的悲壯的日子

照片由楊漾提供

顏蘭權和莊益增是記錄片「無米樂」的導演,這回他們又聯手拍攝了田朝明和田媽媽的故事,這部記錄片,看得我熱淚縱横,久久不能自已。

我的年紀和田媽媽的女兒田秋堇相仿,我是在美麗島時代覺醒的,從此以後走入推動民主運動的路,在民主前輩的帶領下,歴經美麗島事件後的大大小小的民主運動,又因為畫政治漫畫,最後走進電視圈,在阿扁尋求連任的2003年,名列「四大扣」,半生已為台灣民主盡了些許綿薄之力;我的女兒就在解嚴的那一年出生,及其長成,台灣已是民主自由的社會,對她那一代來說,現在的民主自由好像是天生的,像呼吸那般的自然。

這部片子,讓我想起好多民主先輩,如今已不在人世,如鄭南榕、江鵬堅、林山田、廖中山等等,也讓我憶起許多革命伙伴,現都已白髮蒼蒼,不禁悲從中來。田媽媽的故事,帶領我再走過那段悲壯的歲月,當時的氛圍,追求民主自由、獨立建國是不求個人回報的,為了代代的子孫而和國民黨威權對抗,許許多多的「田朝明」、「田媽媽」,每個人的故事都非常令人動容!

民進黨執政後,雞犬昇天,我開始聞到腐臭味,有一回,我和金恒煒兄閒聊天,他說:「要不是國民黨太誣衊本土政權,我早就會出手批判民進黨了。」想來心酸,阿扁執政,如果我們這些媒體人多一點批判,也不會淪落到今天台灣令國共宰割的局面。

王幸男有一回我問他還要再選嗎?他說:「我準備退休了。」我問為什麼?他感慨的說:「新一代的沒有倫理,又算計權位的多,真心愛台灣的不多了。

這回五都選舉,有位參選人要我去幫忙,我先請一位年輕人去參加會議,據他說:會議中有位年輕主管主張,魚夫是深綠的,不要他來,會影響我們泛藍的選票。

我只好自嘲,我從不是什麼綠,既不曾加入任何政黨或派系,更未曾在朝為官,只是深愛台灣的一份子罷了,人家要不要我,我也不在意,我做恁爸的愛台派,從沒有任何算計,也不屑入仕,我做我的事,你做你的官去吧。

而我就是看不慣台灣開始分藍綠,才離開電視台總監的職務的,那麼優渥的職位,薪水比部長還要多,罵人且可以賺錢,這麼好康的位置我都可以離開了,還在意你什麼芝麻綠豆官?

「牽阮的手」田朝明醫師和田媽媽年代,沒有藍綠之分,只有本土對抗外來政權的英勇故事,我習慣那個年代可愛的台灣人,一次次的戰役,悲喜交歡,現在的選舉卡位戰,我沒興趣,不過愛台灣又不能退休,真是苦惱

感謝田醫師、田媽媽的故事,感謝顏蘭權和莊益增花了四年完成的記錄片見證我們那個悲壯的年代,台灣人不能不看這部片子,我拜託大家趕快去看。

「牽阮的手」觀後討論會


台北電影節官方網站

3 意見:

牽阮的手小工 提到...

魚夫您好
我是【牽阮的手】影片工作人員,影片即將在11月18日上院線,不知道您願不願意授權這篇文章給我們,以及願意協助宣傳的網友轉載?
非常期待您的回覆,謝謝~

牽阮的手小工 提到...

魚夫您好

我是【牽阮的手】工作人員,影片即將在11月18日上院線了!目前努力宣傳當中。不知道您願不願意授權讓我們以及幫忙宣傳的網友,轉載你的影評文章?
非常期待您的回覆,謝謝

魚夫 提到...

夾去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