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9日 星期四

請給金恒煒的《當代》月刊一個鼓勵﹣﹣記魚夫在《當代》的第一篇文章

前言:金恒煒的《當代》月刊終於又復刊了!從1986年起,這份月刊引領台灣民主自由思潮二十餘年,是我年輕時建構思想體系的重要論述來源,後來不幸停刊,其實在本土政權執政之後,吸納了當年反對運動澎湃的力量進入體制之內,我們這些始終堅持體制外的非主流乃逐漸式微;二次政黨輪替之後,獨立經營媒體的力量卻日愈艱困,我讀社長陳師孟的一篇「三代政治一樣情」,他從祖父蔣介石的文膽陳布雷說起和他與父親之間的父子情感,一家子孫三代,祖父反對共產黨,父親反對民進黨,而陳師孟則反國民黨,不論政黨,三者皆擇善固執,然而最終結論是:「所憂者,今之民進黨也有典範日遠、太公何在的現象,我們祖孫三代的政治參與,或許終將緣盡於此?」我亦同感悲愴,將近三十年,為台灣的民主、自由與獨立,奮戰不已,卻心中清楚,路途已漸行漸遠。恒煒兄念念不忘要給我稿費,我說免了,就當訂戶的費用,我已到了更年期,看《當代》復刊,景物依舊,應可治憂鬱症於萬一。


這篇文章是恒煒兄力邀的,由於是紙本,當然跟不上網路的瞬息萬變,寫這篇文章時,我人正在中國上海,特別對網路是人民最後的力量感觸良深,貼上來,和網友分享,並為文以誌之。

從國、民兩黨的網路戰爭,看2012年總統大選的「聰明行動族」決戰時刻

01

「聰明行動族」是近年來描述下一波社會革命的一個重要名詞,由美國作家Howard Rheingold所提出,指的是一般市井小民透過網路、行動電話、PDA、無線上網等無所不在的運算(Ubiquitous Computing)來增強個人與團體間的通訊聯絡,形成聰明而有效率的團體。

仔細看苗栗大埔農地徵收案就是聰明行動族展示力量的最佳案例,由一開始的自拍自製縣府蠻橫剷平農田的書面,剪輯上網,微網誌傳播、Facebook大力推展,突破電視媒體的忽視,到網路串連凱道過夜抗議,終於形成抗議巨浪,驚動吳揆親自出面協調,這就是典型的聰明行動族力量的展現。

影響台灣的三個政黨:共產黨、國民黨和民進黨,到目前為止,看到網路力量的只有共產黨和民進黨,共產黨全面監控網路,但這監控手段花了國家大筆銀子,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每回到中國,兩三下就翻牆投奔自由,真不知搞這些鐵幕「綠壩」、「金盾」做什麼?民進黨則大力運用網路免費資源,大打網路戰爭,而其中,只有這個國民黨,很奇怪,可能目睛被蛤仔肉給糊了,套用網路年輕族群的言語叫:「腦殘加腦包」,對網路是啥米碗榚?渾然無所警覺。

此話怎講?2008年總統大選前,本人就領教了馬陣營這方面的無知。當時,我號召100位公民記者追查馬英九在美資產,結果曝光後,國民黨由張顯耀、費鴻泰兩位博士立委召開記者會揚言提告,並且要NCC來查我所創設的玉山電視台的法源和資金來源,我從電視上看他們的發言,真是滿紙荒唐言,叫我笑出一大把眼淚,玉山電視台所採的影音存放網站叫Blip.tv,馬英九青年軍為馬所拍的影片,都學我,也放在同樣的網站。

追查馬英九的在美資產,更是有趣,法院後來駁回馬陣營的控告,因為明明是人人都可以依循我在文章中的程序,用同樣的方法,輕而易舉的找到結果,馬英九且是可受公評的政治人物,理應受到全民的監督,何罪之有?

要說馬英九政權對網路的無知,真是磬竹難書。偏偏他們又要不懂裝懂。劉兆玄初任閣揆,綠卡閣員一個個爆,他來不及反應,閣員中甚且有人懷疑美國CIA放消息,不知如今網路裡,人肉搜尋的厲害,凡走過的必留下痕跡,歐爾威的《一九八四》固然是老大哥永遠注視著你,但「聰明行動族」也有可能運用網路的力量,小蝦米對抗大鯨魚。

馬英九上任後,拍攝「治國周記」,試圖在網路裡拉近和年輕人的距離,不過第一集就被抓包,原來非治國周記,而是預錄好幾周。馬英九又宣稱他大學時代到當兵就經常接觸電腦,我聽你咧Buboo,馬英九長我十歲,而第一台個人電腦,是在1973年出現(馬英九二十三歲,還沒大學畢業嗎?),可是稍有常識的IT人都知道,那是實驗室的作品,真正能普及運用,是要到1980年代,馬英九三十幾歲了!由IBM推出以英特爾的x86的硬體架構及微軟公司的MS-DOS作業系統的個人電腦才開始普及化,馬英九早己畢業到美國去做職業學生了,不知他用的是當時代哪種超級電腦?

對網路無知的最後結果就是:在台灣現只消上Google搜尋「馬英九」,相關字詞:「馬英九無能」就如影隨形的出現。

不也只是馬英九不懂得網路為何物?台北市長郝龍斌亦不遑相讓,和馬英九真可謂難兄難弟,一對寶。

有鑑於美國總統歐巴馬在競選期間,大量使用網路工具來宣傳理念和募款,台灣許多政治人物也開始有樣學樣。郝龍斌一度想加入噗浪(Plurk),噗友熱烈反應,結果一夕之間,就露出軍頭之子的氣勢,網友酥餅說:

郝龍斌第一天玩噗浪就顯露出權貴子弟高高在上無法接受任何批評的狹小度量,一口氣封鎖了四百多名噗友,去郝龍斌的浪裡留言,連詢問為什麼不還欠健保局的三百多億都被當成惡意攻擊,果然是軍頭之子,不爽直接拖出去斃了的豪氣絲毫未減。

噗浪是一種微網誌,如同Twitter一般,一百四十個字表達自已想說的話,別瞧不起這個工具,它在八八水災時,噗友之間成立「莫拉克颱風災情支援網」、「莫拉克災情資料表」以及運用Google Map發起了「莫拉克颱風災情地圖」,在災情報告和物資支援上都比政府的行動快許多,台南縣長蘇煥智,還根據這些網路的速報消息,指揮調度,貢献不可謂不大。

噗浪的創辦人最近一再呼籲噗友們,一旦地震,請趕快逃命,不要再坐在電腦前噗文發表地震消息。

郝龍斌也試圖運用Facebook來拉近與市民的距離,奈何到現在為止,他的紛絲專頁只有約兩千七百人,而和他競選的對手蘇貞昌,卻有三萬五千人以上,高下立判。Facebook這種「社群網站」(Social Networking)全球有超過五億人使用,「社群網站服務」(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更是當今最夯的企業行銷話題;國民黨的候選人對於Facebook旳運用一來是採封閉式的排拒異見者,二來則是並非本人親自和網友互動,少了一份真誠。

國民黨內普遍對網路視而不見。總統府花了七百萬更新網站,開站當天就被網友「駭」著玩,手機版的網站,則因不了解手機網站格式,居然做出一支小手機的畫面,在手機上很難閱讀,用七百萬來做網站,被網友大批浪費,當然,在「資安」上,七百萬到底貴不貴?見仁見智,但在Web2.0的時代,這種成本,一般咸認為沒必要的支出,更何況一開站就問題頻仍;曾有網友在總統府網站裡留下一段大埔農民抗爭的影片YouTube網址,向總統陳情,得到的答案是總統府的公務電腦不去「不明網站」以免被駭、中毒,乃再一次遭到網友的砲轟。

就總統府的公務程序原本無可厚非,但請個網管人員前來判定YouTube是否是「不明網站」,看了會不會中毒,問題就解決了,總統府不此之圖,基本上是沒誠意。

反觀民進黨內,蘇貞昌、謝長廷、蘇煥智等重量級人物,雖都年過半百,仍然可以親自上陣,甚至從手機裡直接和網友互動。其中蘇貞昌陣營不但在網路裡整合社群、微網誌、虛實合作的 QR Code、「Googl好問」 (Google Moderator)等,連「定位資料服務」(Location Based Service, LBS)也用上了,其實這些工具,籠統來說,都是雲端預算下的整合服務,政府講了半天的雲端預算,而主其事者的執政高層卻對其功能渾然不知,如何去深入體會這悠關國家競爭力的網路戰爭。

2010的五都大選,「聰明行動族」的網路作戰模式已正式揭開,隨著智慧型手機的普及,我們可以預測2012年的總統大選,網路戰必定成為主流,不過國民黨夾其傳統媒體的優勢及龐大黨國不分的資產,對於網路這個戰場,想必還是興趣缺缺。

02

1 意見:

gaxiong 提到...

趕緊去買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