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0日 星期五

台北是文化創意的城市?郝市長,喇叭啦,我聽你咧Buboo!﹣﹣中國上海新天地

IMG_1756
中國上海新天地,按圖看所有照片

中國,馬英九的祖國;上海,郝龍斌故鄉蘇州附近,中國最大的城市。蘇貞昌訕笑台北市猶如墨西哥,要加油,郝龍斌要蘇道歉,並說,台北市是文化創意的城市。

郝龍斌到上海去,呼天搶地的要演出所謂「雙城記」,有三個重點:一是資源回收,其次是無線網路,最後是文化創意。前二者,我在一篇「郝龍斌市長,您是沒政績好唬弄中國人嗎?中國上海世博會城市最佳實踐區的台北案例館」裡提到,資源回收,沒有陳水扁時代的「垃圾不落地」,馬英九扁規馬隨的「垃圾隨袋徵收」政策,也沒今天台北市的成就;所謂無線網路覆蓋率,則是馬英九磬竹難書的失敗政策之一。

2010年七月,我到中國上海去,除了世博外(我是唸建築博士的,這一定要看),還特定參訪了上海重要的文化創意產業園(我又是教文化創意的),包括「新天地」、「紅坊」、「田子坊」、「蘇州河」、「1993老場坊」乃至於「張江動漫園區」等等,都認真的看過一回,換句話,我的資料至少足以分享給台北市民一個禮拜。

今天來講中國上海創意園區「新天地」。說起「新天地」無人不曉,這是個全中國都來學習的創意園區,維基百科有如下的描述:

上海新天地於2000年建成,是上海市一個現代化的餐飲消閒中心。靠近淮海路商業街,周圍有多家高級寫字樓。原本這處是一個舊社區,充滿著石庫門弄堂平民住宅。1990年代末,上海市經濟起飛,多個舊社區都被遷拆重建。重建這個社區時,設計師將這種富有上海建築特色的元素,一方面予以保留,另一方面融入新的建築主題意念。佔地3萬平方米,建築面積6萬平方米。經過精心的裝潢、設計和社區整體規劃下,小至樹木高低、大至商舖排列和獨特設計,吸引到明星、藝術家和企業家在這裡開設精品店、高檔次飲食消閒餐廳等。例如已故藝術家陳逸飛也有店舖在新天地開設。

關於文化創意園區,我從本土政權執政後,我就力倡全力發展文化創意,台灣是個民主多元的社會,中國要走到這一步,還差很遠,不過也可以說是近在眼前,中國人的山寨模仿能力在本世紀真的可蔚為經濟奇蹟!或許中國可以不經「民主自由」的階段,發展多元文化,然後就可以進入文化創意大國,這不是天方夜譯,因為可以抄襲台灣經驗,然後在中國市場平台販售,中國的內需市場可以和世界絕緣,恁爸只拿來中國賣,市場就夠大了,所以可以無法無天,就像海爾冰箱可以在中國賣得嚘嚘叫,出了國門就被告,沒關係,我賣中國市場,足不出戶,可以吧?

「都蘭國小」書包可以在中國賣,您知道嗎?因為中國人的「夢中情人」周美青揹了這個書包,殊不知,「都蘭」還有一層反對的意義。中國為什麼可以複製台灣經驗呢?我想有三種原因:一是同文同種,其次是市場,最重要的是平台。

新天地想要學習的是英國倫敦或美國紐約「蘇活區」(Soho)區,但卻少了腐臭味和那種特有的「頹廢」文人氣息。但中國這個極度資本主義的國家,有一點是想對了,文化是一種娛樂,不是什麼社區改造、文化民主意識,短期內,這是優點,長期來講嘛,反正中國人歴經了文化大革命,「禮儀之邦」是千古人盡皆知的謊言,極其殘酷的統治,柏楊筆下的「醬缸文化」,「新天地」說穿了,就是以文化包裝的商業園區,您要問我這好不好?後現代裡上帝已不復存在,這個問題,留給後世來回答吧。

但是上海的創意園區,並不是每個都很成功,失敗者仍然很多,表面風光,靠的是資本主義市場的支撐,文化只是用來鍍上一層999的k金。

因此台北算什麼文化創意的都市?創意?有!民主多元社會嘛;平台呢?有個在民進黨執政時代外包的「華山創意園區」是做得最好的;市場呢?淺碟經濟,文化人窮死是註定的。那麼台北有什麼條件成為文化創意的城市?當然,這是個首善之區,文化展演都是「全省」第一名,問題是中央的文建會主委是個政治學教授盛治仁,媒體的名嘴,他懂得文化,我就可以寫出<廁所裡吃大便的蛆為什麼能夠貢獻人類>的博士論文;那麼台北是個文化創意的都市,又請問和郝龍斌什麼關係呢?他開闢了什麼鬧熱滾滾的創意園區,讓萬民同歡?他引進了什麼創意園區的消費人口,讓資本主義經由文化包裝而更興盛? 前任市長馬英九把南京西路的吃食文化消減了,把龍山寺前的在地文化終結了,倒要請問,台北郝氏王朝時代,有什麼叫得出的地名的文化創意園區,至少像「新天地」那樣,雖然是商業操作,但仍讓人印象深刻的呢?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