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4日 星期六

從日本軍刀到開瓶器,莫名其土地廟的中國民族主義﹣﹣中國上海環球金融中心

按圖看所有照片(左方是上海環球融中心,右方是金茂大廈)

中國上海環球金融中心,這棟超高大樓的頂部,原本是開個圓形的風洞,但在中國人看來,就像兩支軍刀並列聳立,中間夾著一面太陽旗,於是,小日本仔屈服了,改成了四方形,整棟大樓看起來,就像個超大的開瓶器。

這開瓶器,似乎又不能開日本啤酒,否則又要再起爭端,我到大樓裡飲酒作樂,很識相的開中國啤酒來喝喝看。

原本是圓形的方洞,天圓地方,卻硬生生的被迫改為方形
這棟大樓的起造者是日本「森集團」,其實原始設計是由美「KPF建築事務所」提出。原始的構想是中國人的宇宙觀「天圓地方」,蒼穹是圓的,地宇是方的,您的印鑑為何上方圓、下方為方,就是這個道理。這本就是中國古人傳統的宇宙思想,但西方的建築師,以為以此用來討好中國,卻弄巧成拙,中國人看到了超高大樓上的「月洞門」卻生氣了,懷疑日本人背後的意圖,就是要在中國昇起太陽旗。



這棟大樓我觀察了很久,也曾從金茂大廈去看大樓正在興建中的模樣,要我從建築的角度看,我對超高大樓的科技沒什麼興趣,反而對大樓興建中的政治爭議,讓我沈思在中國百年的近代史中。

內部的高檔餐廳
這百年來中國積弱不振,東鄰日本覺醒洋人不在「船堅砲利」而已,日本現在萬元大鈔上的福澤諭吉有句名言說:「我身經二世」,他是引進西方教育的日本第一人,是第一位隨著日本人親自開航的船隻前往美國的第一位學者,也就是慶應義塾大學的創立者,是日本走向現代的導師,而當時的中國,卻還沈醉在大國夢中,日清戰爭(甲午戰爭),日本把中國打得七零八落,福澤的評論是:「文明與野蠻的戰爭」。

漫畫家賀友直的作品,這裡居然可以開個專櫃
現在的日本,已經志窮氣短,不能成為一個偉大的國家。我曾隨李登輝之友會前往日本,發現日本人特別崇拜李登輝桑,為什麼?我問過一位英語流利的日本司機,他說:「因為我們從他身上看到過去的日本精神。」

過去的日本已死,日本人現在國際環境裡,十足的,他,馬的,龜孫子。

日本建築大師安藤忠雄來台,由我安排晉見李登輝先生,安藤對李登輝先生的尊崇,也令我非常詑異,直到我閱讀台灣在日本的著名評論家黄文雄的一本著作:《日本留給台灣的精神文化遺產》,我這才明白,台灣人的文明程度,乃至於李登輝的「武士道」精神,以小搏大,不卑不亢,早在台灣人面對不同的政權(西班牙、荷蘭、日本)逆來順受後,默默的轉而深植在台灣的生活價值裡。

不過,偏偏國民黨又帶來中國的醬缸文化(柏楊語)。陳水扁和馬英九,兩個國民黨教育出來的台灣領導者,簡單講,學會中國人的劣根性,都不讀書,不知如何以史為鑑,整天就是耍兩張嘴皮子。

青葉來這裡開台灣料
馬、扁合起來,固然就是個「騙」字,但扁不敢獨,而馬卻急著統,統獨也者,我是鐵桿台獨,自然希望見到獨,但多數人民,急統或急獨都不欲見,以小事大,智慧最為重要,馬英九急著統一,簽定ECFA,讓百姓驚覺台灣毫無自守之道,而且,看來這ECFA就是圖利財團,一種經濟協定,變成了出賣台灣之爭,也相對的成為企業財團與平民百姓之戰,貪富的對決,所以馬英九的不滿意度自然超過了他當選時的%數,無論如何,馬英九這個無能印象,早已深烙民間了。


那麼這些跟這楝大樓又有什麼關係呢?一棟超大樓,開個風洞,本是很自然的情事,開圓的和開方的,結構考量,有其專業的思維,日本人到中國,中國人很奸巧,民族大義優先,動不動就提及日華戰爭、南京大屠殺云云,然後日本人就龜縮回去,十幾年前,我看日本電影「黑雨」、「最後武士」等等,我都覺得這個民族運用美國電影平台來為日本平反,可欽可佩,近年來,日本政客與政經團,越來越沒骨氣,和馬英九者流沒差多少,日本是戰敗國,乾脆放棄了尊嚴;台灣未敗,馬英九因思慕中國,必欲達成祖訓:終極統一,被強暴者還自已脫褲子,我讀了很多史書,也行遍天下,心知肚明:台灣人好拐、難教,心中悲愴,不足為外人道矣,看建築,而會看出這麼多歴史因緣,唉,我明白了,明天去看醫生。


日本軍刀還是天圓地方?

這棟建築有個透明的玻璃窗眺望窗,按這裡


项目名称: 上海环球金融中心(Shanghai World Financial Center)
建设地点: 上海市浦东新区世纪大道100号
用地面积: 30,000㎡
占地面积: 14,400㎡
总建筑面积: 381,600㎡
建筑层数: 地上101层、地下3层
建筑高度: 492米
结构形式: 钢筋混凝土结构(SRC结构)、钢结构(S结构)
建设单位: 上海环球金融中心有限公司
设计审编: 森大厦株式会社一级建筑士事务所
建筑设计: KPF建筑师事务所
株式会社入江三宅设计事务所
结构设计: 赖思理•罗伯逊联合股份有限公司(LERA)
设计单位: 上海现代建筑设计(集团)有限公司、华东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