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3日 星期一

東京、台北、上海:誰經營文化創意的手段高明?

按圖去看所有照片。



有三部電影,您要是看過了,就明白日本人經營文化創意的手法是如何的高段:

黑雨

末代武士

拉麵女孩

第一部講的是日本黑道的倫理,第二部是說武士道精神,第三部則為日本拉麵道精髓,三部都是假美國大明星來弘揚日本的文化。

游錫堃擔任院長時,曾經想籌拍一部<鄭成功>,我見到他時,建議院長從荷蘭的角度切入,荷蘭人男主角請湯姆克魯斯演出,鄭成功請有日本血統的金城武來擔綱,演給西方人看。這事當然沒成功。

日本人搞文化創意是和世界接軌的,台灣,尤其馬英九那廝,他的國際就只有「中國」,是十足的鎖國主義,可笑的是,中國人也想不出什麼行銷文化創意的手法,只好向台灣取經,或者說,乾脆把台灣的東西拿來山寨一番,台灣人也收不到錢。

舉個例,近幾年來,東京的都市改造,六本木Hills的森美術館、MidTown和國立新美術館形成東京行銷文化創意的鐵三角,在這塊三角洲裡,結合建築、媒體、設計、名牌、美食、博物館、交通、高級住宅等等,形成都市的Identity,建構市民的幸福感,以現代資本主義總體行銷文化創意。

「1933」是中國上海虹口區最新的文化創意產業園區。這原是國工部局宰牲場,以屠宰牛隻為主,外部是Art Deco的形式,內部則以工業設計為考量,牛道交錯成主要結構,頂層工作間,採羅馬巴西利亞式廊柱形式,2006年十一月,被規畫為時尚創意地標2006 年十一月,被規畫為時尚創意地標。

利用舊廠房來改造為文創園區,這是中國跟台灣取經而來的。台灣地小人稠,都市更新計畫很難施展,主政者又遠見不足,因此文化的行銷並不納入都市整體發展之列,率皆東一塊、西一坨,缺乏一氣呵成的氣勢,業者經營的辛勤可想而知。

1933是宰牲場改建,目前進駐一些餐廳、設計公司、藝術展場等,招商的狀況似乎不甚理想,我想,和台北的華山一樣,並非和都市的總體設計融為一體。再以「加拿大多倫多Distillery District」為例,這個廢棄酒廠改建為文化創意園區,其實是整合了藝術學校、觀光碼頭和高級住宅於一體的,並非孤伶伶的獨處一隅,這才能真正的永續維持下去。

我從東京、台北、上海,乃至於多倫多、德國杜塞多夫、荷蘭阿姆斯特丹、英國倫敦、韓國首爾等,不知看過多少所謂的文化創意園區,先進國家是將文化園區整合進總體計畫中,而不是圍出一個地方,整理好,交給廠商經營,稱之為文創產業。

延伸閱讀:

不是牛逼不過江﹣﹣中國上海1933老場坊裡的「狠牛麵館」
中國張江上海動漫博物館
中國上海新天地
加拿大多倫多Distillery District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