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6日 星期一

口味拉近了,心呢?談天龍國台北城的牛肉麵


現在偶而進入天龍國,無啥好留戀,電影「海角七號」裡阿嘉的一句口白:「我操,我操你媽的台北!」想想,這粗口也對,那中國城的藍丁選民真是極度的沒水準,一顆子彈,純粹黑道的殺戮戲碼,卻可以超越思考城市發展的第一優先!恁爸實在不想跟這種太low的選民住在一起?怪不得孟母三遷去也!

住過巴黎的人都知道,您出法國旅行全世界,有一天回到巴黎,搭乘地下鐵,忽然聞到一股尿臭味,啊,巴黎到了!這個世界知名的都市,在地鐵裡居然常常找不到廁所,不藏個地方解決才怪,巴黎的朋友說:也好,臭尿破味,讓遠方遊子返鄉,啊,遮莫不就到了巴黎了?

味覺,不論好壞,都是我們形成記憶很重要的一環。

台北城天龍國外省味料理是1949年後帶來台灣的,這些味道,經過台灣「本土化」後,要符合台灣人複雜的口味,已經和現時對岸的中國菜分道揚鑣,而且美味超過中國許多,就是這一味族群融合的料理,會讓我偶而懷念天龍國台北城。

比如說:牛肉麵這一味,在中國應只是庶民小吃,1949年後,撤退來台的小兵為了生計所創作出來的烹調,因為在台灣「復興基地」而進一步發揚光大,老實說,中國或許我去的不多,或者去了,鮮少遇見牛肉麵,這所謂中華美食「牛肉麵」一味,不管如何,兩岸交流未活絡前,我去中國,實在未嘗食之。

近年來,有回在中國上海遇見了牛肉麵,原來是台灣人開的,但湯頭較為清淡,想來可能是上海人沒咱們台灣人的口味重,這是我記憶中唯一在中國品嚐到牛肉麵。

天龍國的台北城,牛肉麵做得好吃的,我喜歡去光顧的,現在倒反不只是外省人掌廚,台灣人中福佬人、客家人都做得很好,然而,什麼省籍做的絕對不重要,可是這1949年後,外省人創作的味道,經過台灣饕客嚴厲的篩選,已經昇華成為台灣特色的National Dish,融合成全球的美味,這就是台灣吃食文化的厚度了。

就像新加坡有道「咖哩魚頭」,當初殖民者英國人帶來印度苦力捕漁,白人不敢吃魚頭,印度人乃檢食回家,以咖哩調味,今日亦成新加坡最獨特的國家級料理。

當然,牛肉麵之外,天龍國的外省菜,由於認同了本土,自然和中國八大菜系的口味都不同了,只是這口味拉近了,心什麼時候會拉近?不再以省籍、黨籍為認同,共同超越台北?

我最近去天龍國台北城吃了一碗我記憶中的「林東芳牛肉麵」,有感而發,乃為文以誌之。



台北林東芳牛肉麵(片中有廣告,請耐心等候,算是對作者的鼓勵)。

台北市八德路二段274號


檢視較大的地圖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