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31日 星期一

埃及動盪給台灣的啟示﹣﹣網路和馬路真的可以相通?



這是一張由Arbornet科技公司所提供的圖,顯示在2011年的一月27到28間,於埃及時間5:20PM,埃及的對外網路系統全面關閉,反抗活動的對外聯繫管道完全被切斷。

近年來,開始有一種話題,那就是全球最大的微網誌Twitter在國家革命中所扮演的角色:Twitter Revolution。

從 2009年的伊朗大選開始,是年6月12日伊朗舉行第10屆總統大選,官方統計結果顯示,現任總統內賈德以明顯優勢獲勝。改革派候選人穆薩維隨即指責大選中存在明顯違規,要求宣佈選舉結果無效並重新選舉,其支援者也走上街頭抗議,並和伊朗軍方發生嚴重衝突,造成流血事件。當時的Twitter、全球最大的影片網站Youtube和相片網站Flickr成為傳遞政府血腥鎮壓的重要傳媒,如下面這支影片:

【嚴正警告:這支影片內含血腥,不喜勿入】



發生在突尼斯的政變,人民也是利用Twitter傳達他們推翻執政長達23年的阿比丁本阿里 (Zine el Abidine ben Ali),一幕幕的血腥鎮壓透過網路展現在世人的面前。

同樣的,在埃及的這場人民革命,人們也是如法泡製對付獨裁的穆巴拉克。不過埃及政府是強力的切斷所有的對外網路連絡管道,包含ADSL、無線通訊和衛星等等,許多ISP業者,很奇怪的,都非常配合。

雖然我們看到網路在最近推翻獨裁政權的作用發揮了很大的演出效果,但這些社群網站真正能引起的革命效果,大多仍是媒體使用的詞彙,下面這則影片是CNN採訪前Wired Magazine資深編輯Nicholas Thompson的看法,要點有三:一是諸如Twitter這類的社群網站,用來互通聲息可以,拿來組織動員群眾,未必奏效;二是縱使關閉Twitter這類網站,仍然有許多其他應用,可以取代;三是很難將整個國家的對外網路全數封閉。



可是埃及卻「曾經」真的做到完全切斷網路,不過人民的革命卻仍如火如荼的進行中,抗爭仍在尋找出口。

所以究竟有沒發生Twitter革命,是很吊詭的。 英文裡有句新詞叫Slacktivism,可以翻成「懶人行動主義」,主要由Slacker(懶人)和Activism(行動主義)兩字合成,正負面的意義都有。

正面是數位時代,媒體科技的成本降低許多,人人都可以成為公民記者,幫自己國家遭逢的大事儘量傳播出去,不必受過專業訓練,更不必養成權威,有圖有真相,有影尚大聲。

負面則是透過網路,許多人可以亳不負責的打嘴泡,便自我感覺良好,而行動卻付之厥如,宛如只消在網路裡「發洩」就可以獲得救贖。這似乎可以用來解釋蘇貞昌在網路裡的力量,較對手強很多,最後卻慘敗的部份現象。

馬路與網路弱勢者抗爭的主戰場,馬路通網路是必要的,但當政者會以行政的力量切斷雙邊的連結,最後網路仍能通向馬路的力量,則有待評估,這兩者可否更緊密的結合?是我觀察的重點。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