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2日 星期二

人不必要是個富翁,但一定要活得很富足







好幾年前,母親大人因為腫瘤而切除子宮,痊癒後,我跟友人玩笑說:「我的老巢沒了。」

住在子宮的日子應該算是我這輩子最舒適的窩了吧?從此人生住什麼樣的豪宅都賽不過那間老巢。

杜甫有詩:「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這是因為他住的茅屋為秋風所破,悲憤之下,有感而發,語氣豪邁,但讀起來讓我連想到政客的政見:空嘴薄舌「國民住宅」,選後無影無蹤,不過現在房價高漲,許多人拼了一輩子,連個棲身之所也沒有,杜甫這千古一歎,也實在道盡了無殼蝸牛的心聲。

老實說,人生如果知道什麼是富足,也就不會汲汲營營於「黄金地段」裡的遊擊戰爭了。

最近我去參觀一位藝術家的工作室,他有幾分地,於是蓋了一座大鐵皮屋工廠,好做他的雕塑,又有一座倉庫,好放他百號以上的大油畫,倉庫裡切出一半的量體,成為居住的空間,其餘則規畫為菜園、魚池等,我去看了,好生羡慕,而且他的母親就和他住在一起,依稀又回到母子相依為命的「老巢」裡

當然,藝術家的房子稱不上什麼豪宅,但和母親大人住在一起的感覺,彷彿溶入自然和親情之中,人不必一定要是個富翁,但一定要活得很富足。 他在「倉庫」工作室裡創作,偶而廢寢忘食,一定會被老母趕去吃飯,這種氛圍在我們家常發生,從小到我現在年近半百,偶而睡得晚一點,我媽一定半夜起床數落一番:「緊去睏啊啦,無眠會傷身體」;且我媽早上一定要看證嚴法師的弘法,我陪著看久了,也學會上人的口氣講上兩句勸世文,您有空可以商量上魚下夫居士去「開破」一番;夜間則要陪看「夜市人生」,所以獨眼的金大風現在正耍何種詭計?恁爸也了然於胸。

我說這才是活得很富足,有些人當然不同意。即無重裀而臥,列鼎而食,出入名駒,前呼後擁,華蓋亦步赤趨,如何像個富翁?這物質衡量法,我也有嚐過,年輕時歴任媒體高階主管、所謂名主持人,乃燈紅酒綠,紙醉金迷,夜夜笙歌,或廟堂之上,議論國是,沐猴而冠,人模人樣,都曾夙夜匪懈,為民前鋒也。

曾有十幾年的日子,進出都有司機專車接送,離開媒體圈後,回歸平淡,反而是老婆大人經常開車載我,我笑咪咪的說:「少年夫妻,老來司機。」當然,免不了討來聲聲罵。

朱熹也有首詩曰:「半畝方塘一鑑開,天光雲影共徘徊,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傳誦千古,但無人考究那「半畝」是多大?還有源頭活水來,窮酸文人而光水塘就便得半畝,乃寫得出這天人合一的意境來,看來也應該算是我說的不必是富翁,而要活得很富足的案例了吧?

「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更是聽過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其實富足不是計量經濟學,而是心理學,偏偏這門系上不開課,啊,您不知道嗎?我大學是讀經濟系的呢。

有圖有真相,有影尚大聲:

1 意見:

gaxiong 提到...

要能有這樣體悟真是不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