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3日 星期三

來去泡泡泡….泡溫泉哦!

日本雄山莊個人戶外溫泉池(魚夫拍攝)

前言:今天(20110223)我一大早便和老婆大人去礁溪湯圍溝泡溫泉,奇檬子好得不得了,返家後,想起我曾經寫過一篇泡溫泉的文章,網路裡一找,果然找回來了,因此稍作時代改變後的修飾,收錄「魚腸劍譜」並和大家分享:

他們中國名著「老殘遊記」裡有段話說:「五臟六腑像熨斗熨過,無一處不伏貼;三萬六千個毛孔,像吃了人參果,無一個毛孔不暢快。」這是作者「老殘」劉鶚形容音樂之美的感受,寫得一極ㄅㄧㄤˋ!沒話說,但這老殘大概是未嘗到過日本,也不曾渡海來台泡溫泉,如果有,這段文字寫得就該是泡溫泉澡的人間至樂了。

泡溫泉,台灣人說「泡湯」。其實「泡湯」這兩個字,在日文裡是不知所云的,蓋台灣人將日人溫泉旅館的「男湯」、「女湯」誤解為「湯」是溫泉的專用字,故云「泡湯」;在漢字來說,古籍有「湯井」乃指溫泉之說,但「泡湯」則是有負面意義的,所以我們通常說「洗溫泉」,然而,溫泉實在不是用「洗」的,而是用「泡」的。

對日本人而言,朋友初次邂逅,則飲酒以相熟,到了一起去泡湯,便是袒誠以對,剖腹來相見了,至於要和你洗溫泉,又要喝酒,呃,這就好像有點「超友誼」了。

你去洗過溫泉嗎?基本動作不可不學。

有些台灣人「洗溫泉」,衣服一脫,便噗通一聲,縱身躍入池中,此鄉野鄙人自傷其身也。溫泉不是用來洗淨身子,而是泡之以調養氣血循環,這是基本對溫泉的認識,所以先沐浴淨身,以腳尖且試水溫,待通體適應,方徐徐入池,這是起碼對他人的尊重,也是對自己健康的保證。

入池尤不許「路鮮」。我有一回在南投遇見中國人也來試洗溫泉,不過像洗上海浴般的全身東搓西揉,於是一池子水面全是體垢,我那天的溫泉之旅,就這樣的泡湯了!

溫泉是聖水,是武俠小說裡的天一神水,係一種必須珍惜的稀有資源,這是第二樣要牢記在心的環保概念。我常見許多台灣朋友,一進入溫泉旅館,便是爸爸洗完一桶,拔開水塞放乾,媽媽又來重新放水,再接一桶,接著哥哥、姊姊、妹妹、弟弟,一人一桶,稀哩嘩啦,洗得不亦樂乎。溫泉是地球上的資源,但可不是民初那位沒常識的作家羅家倫「新人生觀」裡所說的「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反而有水平的泡湯法,應該是進得旅館後,媽媽還是可以喜孜孜的跟爸爸說:「我來去落燒水」但僅此一桶,全家人放完這一桶水後,稍事整理,再行泡湯,假使發現水溫下降,再斟酌加入熱水少許,水溫以在39度C左右,最為適中。

溫泉有分「男湯」和「女湯」,偶而在日本遇見了男女合浴的「鴛鴦鍋」,也別以為這下子卯死了。華清池貴妃出浴的場面,其實可遇不可求,公共浴場裡的歐巴桑就先會倒盡登徒子、偷窺狂的胃口。然而,既便在「鴛鴦鍋」洗澡仍有規矩,不論男女,陰部用毛巾稍微遮掩一下,才不會挨人罵:你老大,吊兒啷噹哦?妳大小姐?「孔明」啊?

你有沒有遭遇過大雪紛飛,全身浸入露天溫泉裡,雪花從身上飄落,忽然凝結成水滴,從肩上滾落的況味?你有沒有到過一處溫泉區裡,足蹬木屐,身著和服,到每一家旅館去享受不同的溫泉池設計,且蓋一戳記以為紀念,最後風乎舞雩,詠而歸的經驗?這些都是東瀛異國風;在台灣,公共浴池泡起溫泉,則人頭鑽動,像煮熱開水「下水餃」,慘不忍賭,要不然便是隨隨便便一畦水窪,聊充泉池,苔蘚蔓延,無人清理,猶如豬隻泥中打滾,豈有樂趣可言?

近年來才改善許多,如湯圍溝就請日本人來設計,果然很有fu!但過去說到泡溫泉便聯想到溫柔鄉。台北北投舊時便是給人這種印象,經過社區中人的努力,後來才脫胎換骨;宜蘭人黃春明的小說裡,形容日本「千人斬」砲兵團來台買春,即是描寫日本人遠赴宜蘭礁溪的惡行惡狀,以前宜蘭人有句話說:「到礁溪洗溫泉抓水鴨」抓水鴨者,玩女人也。

多年前我去過礁溪幾回,溫泉水質無色無臭,係一級玉溫泉,旅館設備也有頗具水準者,只可惜軟體人才不足,有點像礁溪的溫泉空心菜,不過那空心菜好吃得多了;以往日本人來,礁溪的粉黛三千會在客人臨走前送行,現在這只能在日本溫泉旅舍前看到經理率全體員工向遊覽車揮手莎喲娜娜了。

漢字裡「氤氳」是煙霧彌漫狀,「氤氳大使」則是代表媒灼之神,宋朝陶毅「清異錄仙宗」:「世人陰陽之契,有繾綣司總統,其長官號『氤氳大使』。諸夙緣冥數當合者,須鴛鴦牒下乃成。」總之在霧裡看花,才會巫山雲雨一番,咱們台語老歌「溫泉鄉的吉他」更加深了溫柔鄉的印象。溫泉區便是溫柔鄉嗎?答案是肯定的,但那是男歡女愛的好所在,和性交易無關,日人小說渡邊淳一「失樂園」裡的男女主角,沿著日本著名的溫泉旅館,一路上鏖戰數百回合,證明溫泉的確有激化腎上腺素的效果,只可恨這在台灣可就要視情況而定了。

在我的人生裡歸納出一種經驗法則:八歲到三十八歲的女人有啥不同呢?八歲的小女孩?上床要說故事才能哄她睡覺;十八歲的少女則要說說你的故事,她才肯准你上床;二十八歲的女人則應上床之後才說故事;至於三十八歲的女人呢?可以說故事,但要避免上床。

好的溫泉旅館本身就敘說著他們的故事。上焉者保持傳統日式庭院造景,小橋、流水、錦鯉再綴以如「六角四足雪見形」的石燈籠,館裡檜木製的木樓梯,盤腿而坐或臥倒纏綿的塌塌米,浴罷納涼專用的小廊亭,最好再來一池造型幽雅但可以反鎖成為兩人世界的公共浴池,這種旅館,台灣走透透,哪裡找?

日本人有一種「料亭政治」,重量級腦滿腸肥的政要數人,聚集於一處隱密的所在,共商如何分贓人民利益,並分享高級料理,事後召來美妾,擁浴於溫泉之中,這種場所台灣有沒有?

昔日的北投有幾家古蹟級的溫泉旅館差可比擬,如再召來北投特產的「那卡西」樂隊,那就更有本土風味了。

然而這種場所不要再喊:「我來去落燒水了。」來點有氣質的詩,不妨高詠:「春寒賜浴華清池,溫泉水滑洗凝脂;侍兒夫起嬌無力,始是新承恩澤時…..」喏,白居易的「長恨歌」,只不知閣下通篇背得了幾句?

現代人住旅館,講究摩登的設備,有些旅館便以檜木桶盛溫泉為號召,我卻獨鐘於有露天造景的溫泉區,白日迴看天際下中流,岩上無心雲相逐;夜觀星斗,心想星臨萬戶動,月傍九霄多,這是何等的人生樂事!在日本,這種情境就很講究,「失樂園」裡描寫男女主角在以海為背景的溫泉池裡做愛做的事,令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有些旅邸甚至加入「枯山水」的設計,更有趣的是,男湯、女湯隔一日換個邊,男湯變女湯,女湯變男湯,各有機會一窺異性浴池,饒富情趣。

台灣有許多溫泉區在無知的破壞下,往往殘破不堪,以著名的台南縣關仔嶺溫泉區為例。很久前衝著日治時代關仔嶺與台北陽明山、北投和屏東的四重溪並列為台灣四大名泉,乃囑妻不惜代價訂一五星級溫泉旅館,孰料遍尋不獲,只訂到了一家我呼之為「五顆月亮級」者,泉水污濁不在話下,一畦水泥砌成的水窪,一床睡得發癢的彈簧床,不像來享受溫泉,倒有那種逃難淪落至此的感覺,隔日前去觀賞著名的「火水同源」,但覺火苗微弱,如風中殘燭,岩壁塗以人造水泥,還放了尊水簾洞的孫悟空,供人參拜,至此已遊興全消,真不明白,當年那首台語老歌:「關仔嶺之戀」的作者要是目睹這般情景,不知要有多傷心。

我說的也是過去式,現在全改變了,煥然一新,假日人滿為患。

台灣的國內旅遊至少在十年前是不被重視的,因此各處溫泉名勝率皆慘不忍睹。十餘年前的台中谷關溫泉亦不遑相讓,好一個「翠谷龍吟」,赫然驚見蔣公銅像!小時候寫作文,寫至遠足吃便當,規定都得想到拯救水深火熱中的同胞,如今洗溫泉亦不免怵目驚心要記得反攻大陸,洗澡而思軍國大事者,法國拿破崙之偉大情操也,我等凡夫俗子,但求身體健康舒爽,不敢僭越,所謂仁民愛物無窮事,自有周公孔聖人。

台灣固然是寶島,但離島也有珍寶。政府明定我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治權範圍是台、澎、金、馬,然真確計算離島之後,應是台、澎、金、馬、綠(綠島)、烏(烏邱)、龜(龜山)、蘭(蘭嶼)、釣(釣魚台),你一定沒聽清楚,所以我一唸完,你就什麼?什麼「爛掉」?其中釣魚台是否屬我國版圖,仍有爭議,而蘭嶼和烏邱都成了核廢料的儲存所,漸不適人居,綠島和龜山又如何呢?賓果,中獎了,這裡的兩處海底溫泉可算是台灣離島奇蹟了。

很諷刺的,台灣一些真正令人心動的溫泉區,往往是軍方佔據多年後吐出來的警備區。綠島過去關政治犯,台灣人多數無緣目睹風貌,也沒有機會參與破壞,綠島的海底溫泉才得以在國家歸劃下,既得其原味,亦有現代化美麗大方的人工浸泡池,綠島海底溫泉又稱「朝日溫泉」或「旭溫泉」,宜漲潮時與海天共浴於太平洋之中。

有人以為世界上的海底溫泉只不過台灣綠島、日本北海道和義大利的西西里有這種盛景罷了,那是還沒去過宜蘭龜山島的井底之蛙。

其實宜蘭人過去在軍方戒備下,也有「台灣走透透,龜山走不到」之歎,近年來龜山島有逐步開放之議,這座活烏龜島才得以讓我們一親芳澤。

我曾乘「龜山朝日號」前往龜山島,這隻烏龜神奇的很,龜尾會隨季節擺動;龜首會吐白沫,這是老實話,我沒有性暗示,一絲褻瀆之意,那白沫煙霧繚繞,激越在呈寶藍碧綠的神水色上,當時有股衝動,想要躍入水中海泳,泡泡溫泉,眾人急忙勸阻,怕被駐軍誤認為偷渡客抓去唱國歌,然而,古人有云:「望形補形」,這龜首所吐白沬溫泉,究竟有沒有強精壯陽之效?至今仍是個謎。

有圖有真相,有影尚大聲: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