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2日 星期六

情婦政治學—魚夫論陳文茜


前言:
這是一篇六、七年前寫的文章了,我從網路裡找了回來,收到魚腸劍譜裡,當作是一篇記錄。

許多人並不了解陳文茜,尤其是過了四十以上的查甫人,只剩一支嘴,更是了了不知了,不知了了是了了,但若知了了,便不了ㄌ。

男人這東西,像施明德說的, 承受苦難易,抗拒誘惑難。陳文茜是勾魂攝魄的,崇拜者形容她說:「有妖嬈有柔媚,既感性又知性,她的狂野有如電影蝙蝠俠裡的貓女,狡黠靈精更勝搞怪教師瑪丹娜,她可以一身名牌暢談女性主義,然後嬌嗔一句:『男人哪,都是這個樣子的……』」

妙唱非關舌,多情豈在腰?陳文茜對男人,對這個父權社會,再也沒人比她更了然於「胸」了。

男人哪,都這是這個樣子的:古雅典雄辯家狄摩西尼(Demosthenes)說:「我們有情婦供享樂 有妾來服侍,有妻子生育合法的後代。」所以,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著,要偷便得蝕把米。

在 陳文茜看來,中國歷史上許多有權力的女人像江青、宋美齡、武則天........等,都是以「情婦」身分竄起的。傳統的中國社會是重男輕女的,女性的社會 地位是建立在男性的認可上,而「妻」的地位,除了生兒育女外,在嘿咻嘿咻上,實不如「妾」,乃不如「偷」,那麼,現代的社會,女人真的獲得解放了嗎?當然 不是,多數男人的夢想,仍然是一等男人家外有家,二等男人家外有花,三等男人花里尋家,四等男人下班回家。

然而經濟地位的提昇,避孕藥的發明,女人的自主性確實是提昇了。在父權社會裡透過「情婦」的角色以獲取權力,再也不必像武則天那般拼得頭破血流、歪嘴斜眼了,如今大可一身名牌,暢談女性主義矣。

陳文茜不是親民黨中人,當初,宋楚瑜力邀她入黨,且虛「不分區立委」之席位以待,卻慘遭婉拒。

陳文茜明白,不能給親民黨娶進門,更不能只委身為妾,人家可不跟你去打拼家業,不與你生兒育女,更不要大紅燈籠高高掛,就服侍您宋大員外,要嘛,只算是貴黨的「情婦」,蘿雖獨生,願托喬木,但也只有情婦,才能……嬌嗔一句,親民黨便開鑼喝道,讓出一條路來。

女性主義者說:「情婦這個名詞,似乎又傳統又新潮有相當的魔力,而願意扮演情婦這個角色的女性往往給人的感覺是浪漫的,是前衛的。」

陳 文茜是新潮前衛的,瞧她對名牌,真的頗有個人風格的品味:「陳文茜最擁戴的牌子是CD、CHANEL,這些高級時尚因為『秀氣,有女人味』深深吸引她。接 受採訪時,她全身上下就是這兩個牌子,就連絲襪都是CD的。她說,『我不喜歡Prada,我看不懂,你走進Prada店裡看一雙雙躺在那裡的鞋,根本就像 小時候走進漁獲市場,漁夫穿的雨鞋,很古怪』,反正『我就是老了』,辦法接受那種「呆頭鵝」的樣子,不過我還沒有老到喜歡ESCADA。」

名牌之外,「乳房是社交的工具,是處理男人與女人之間的關係」這是陳文茜的名言。

「波 霸」者,男人之至愛也,是催動性幻想,徒手鐵杵磨成繡花針的原動力。大男人李敖就盛贊文茜小妹:「被稱為媒體霸權的陳文茜如此波霸,豈不名至實歸。」李敖 一生,生張熟魏,閱人無數,在二十世紀的末期,總算遇見希臘神話裡女體男腦的「赫曼福黛特」(Hermaphrodite)怪獸復生,忽然天雷勾動地火, 坎離交媾,看紅妝素裹,果然分外妖嬈!然而語學嬌鶯,態學媚柳者,不一定可以成為情婦,蕭美琴一張混血兒的秀麗臉龐,也不足為阿扁的「魯文斯基」,做情婦 「挺」好,必要如藝人天心般的不能讓男人一手掌握,方能冠得上Mistress的尊稱。

陳 文茜評論蕭美琴說:「蕭美琴在總統府緋聞事件後聲名大噪,抓這股浪潮而投身立委,可是權力天分十分出色的女性。幸好她雖長得漂亮,但又不夠迷人性感至天心 的程度。如果她有天心般傲人的胸部、更甜美的外表,總統府的緋聞,既使不是真的,也不會這麼快打住,….」女人要懂得運用緋聞投身權力遊戲,才算十分出 色,但如木蘭無長胸,便可憐不能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高潮迭起了。

權 力是男人的春藥,不過對事業有成,日理萬機的男人來說,可不見得在獲取權力後,不服半帖壯陽劑便能「一支軟軟變天柱」(要用宜蘭音唸)。說施明德和陳文茜 有緋聞?我不信,我寧可相信陳文茜的說詞:「那一年,民進黨內盛傳我和施前主席有緋聞。一位施前主席的前女友,在報上撰文曾在施主席家看過我的狗過夜。我 當時覺得很驚訝,左思右想從不知道我這隻北京犬什麼時候除了是貪吃的和尚外,還成了偷腥的和尚?而且居然看上戴揪揪的瘦巴乾施明德?」主席有無承受苦難? 不得而知,但年屆「不惑」,女人如何誘惑,通常是不為之所惑了,這時談戀愛,套句英文說:Sex is not between the legs, but the ears。乃所謂人久不能征戰,便精蟲溢腦,昇華到精神的層次,唯日本人的女神飯島愛柏拉圖式的愛,方能撫慰老男人的心,這用學術語言來說,叫「精神外 遇」,又呼之為「第四種感情」,無肉體纏綿之實,卻有賈寶玉巫山雲雨之夢遺。

男 人到了這種地步,就像陳文茜嘲諷陳水扁總統說的:「我們會看到一個男人因情慾而滿臉紅潮,但很少見到男人如阿扁,在贏得總統大選時也滿臉通紅,氣喘如 牛….」平心而論,其實「男人哪,都是這個樣子的……」所以遇見那些權力在握的老不休,要憑智慧跟他周旋,跟他ㄍㄧㄥ到底,有身材、有智慧的叫情婦,有身 材,無腦袋的叫「援交妹」。

人們不明白,怎麼老是有名男人那樣的激賞陳文茜?寧願上座供養?

我 有一回和那些名男人也者交際應酬,發現已非三千粉黛,必極其妍的花花世界不可,「菜店查某」亦無妨,倒不見得是她們的搽金抹粉,實乃男人娶了太太,朝夕相 處,睏破三倆草蓆,該吹的「雞歸」也吹光了,老公當年的神勇事蹟,老婆早就倒背如流,不若「菜店查某」,懂得情趣者,逢場做戲。你開個頭兒,她即鼓掌助 興,交響樂剛告一段落,她便encore叫好!催著追加兩場額外演出;我多年前有一回上北投酒家,三個女人加起來「百外外歲」,三圍加起來,或30、 40、40,少說也有一百英吋以上,但也因閱人無數,逗起男人來,百般討好,反正這些臭男人,醉翁之意不在酒,老娘則醉酒之意不在翁,而醉酒之翁也不在 意,只想將講給當年相戀的黃臉婆的那一套,搬來這裡,三杯黃酒下肚,老戲重彈罷了。

說來教女性主義者為之氣結!情婦政治學,是女人在父權社會底下,必修的一門學問,了ㄌ嗎?

3 意見:

U__U該唸書囉~ 提到...

魚夫先生 如果您不介意請您看看這個 您對臺灣的文化與主權保護不遺餘力 建議您可以以正統的臺文書寫閩南語
以下附上連結
http://twblg.dict.edu.tw/holodict/result_detail.jsp?n_no=11800&curpage=1&sample=%E6%AD%95&radiobutton=1&querytarget=1&limit=20&pagenum=1&rowcount=6

Jean Su 提到...

想研究陳文茜很久了

這個女人 在我看完她那篇鳳凰衛視的專訪得意洋洋的訴說如何整肅陳水扁 從319槍擊案誣衊自導自演到 如何把公投捆起來 對連戰的嘲諷
對陳水扁政治鬥爭的玩弄 字裡行間魅氣沖天的志得意滿

爬完整篇文章 想找出陳水扁到底哪裡惹到她

原來就只是在她二十幾歲留美回台後 在民進黨黨部遇到陳水扁但卻沒被鳥的恥辱 一直銘記在心的報復樣 一如往常善用她那偽裝的假知性理性與感性包裝成一副正氣凜然替天行道的模樣

這女人只讓我想到最近讀完天龍八部裡面的一個女角色

垂憐自己的美色 極度自戀 享受穿梭男人間玩弄權力的遊戲 自以為可以隨心所欲捧人上天或置人於死地


她離肖想模仿的武則天 江青這些角色 還差得遠了


台灣男人沒經驗 父權社會下被的壓抑女權也沒經驗 就如此被她騙罷了

文菁 提到...

施明德說:男人這東西,承受苦難易,抗拒誘惑難。我覺得現在的男人不僅抗拒誘惑難,承受苦難更難哦~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