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8日 星期六

這個女人現在我完全不認識她了/魚夫漫話秀專訪陳文茜



談到陳文茜,我有一篇經典文章:

情婦政治學—魚夫論陳文茜

八八水災時,她寫了一篇大文《林邊煉獄》,說她關心災區林邊,卻把林邊說成是在高屏溪畔,我身為林邊人,也回了她一篇文章:

陳文茜小姐,請您不要關心林邊鄉,您根本就是偽”中國高級外省人”

這篇訪談是15年前從陳文茜辭去民進黨文宣部主任說起的。民進黨請來陳文茜,在當時,確實令人耳目一新,不過當時有段秘辛,陳文茜要出任,曾打電話給我詢問是否有意出任?我很明確的告訴她:我不會啦,妳去吧。

事實上,當時是談過請我出任的,但被我婉拒了,施明德擔任主席,我當時正在開創TVBS電視台,開始在為台灣本土發聲,雖然我曾是他的第一屆國會主任,但留在媒體是比較適當的位置,我這輩子始終無黨無派。

陳文茜,從前許多老友私下會稱她「阿西」,那是「革命時代」充滿智慧與熱情時代的陳文茜,文宣部主任一職,讓這位思維與眾不同, 人稱俠女的陳文茜,從此名滿天下。

只是我一直不能明白的是,一位當年的「建國妖姬」,如今何以言論180度翻轉為中國的捍衛者?我最後一回遇見陳文茜,本欲脫口叫她阿西,然後硬吞回來,改稱她「陳小姐」,形同末路,我也老早就完全不認識她了。

這江湖淌了數十年,我一些革命老友駕鶴西歸、哲人其萎者漸多,更有許多同志,年輕時一個樣,現在完全走樣,青春時代的一場夢,終究要醒來,就當他們只是出現在夢中的角色,都已幻滅,現在看到的人,才是真實的樣子。

1 意見:

ykkflornica 提到...

看了張超英先生的 宮前町九十蕃地 裏的一篇文章
又再看了魚夫兄的 這篇文章後
心裏感概萬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