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3日 星期五

一場苦苓與魚夫的對話



老友苦苓和我之間有很多趣事。由於他的形象和我有點重疊,許多人總是錯把我認成他,或者錯把他認成我,於是我們各自出入「不良場所」時,魚夫便自稱是苦苓,苦苓也自稱是魚夫,他有一段時間不如意,竟至於離婚,我媽去菜市場,大家都問:你兒子離婚啦?

有一回,去金門,金門中山林有座蔣經國銅像,採坐姿,許多人都會爬上它的大腿,坐在那裡拍照留念,我帶隊去做節目,也照例爬了上去,一對夫婦走了出來,女士指著坐在銅像上的我大喊:「苦苓,苦苓!」她先生隨後走了出來,糾正老婆說:「那不是苦苓,那是蔣經國!」

苦苓的筆名是苦戀那位什麼苓的夢中情人而來的;吳念真是想念那位什麼真的女人,這兩位都是失敗者,魚夫的筆名是因為我太太在大學時代綽號叫「魚兒」,我矢志做魚兒的丈夫,簡稱「魚夫」,只有我是成功的。

苦苓後來為情所苦,因而離開電視圈,在雪霸公園裡當義工,尋求重新開始的起點,最近終於站起來寫書出版,那一陣子,一群好友打電話給他,他都不想多談,大家也了解他的心境,也就少去打擾他。

在電視圈很容易迷失,離開可能是最好的選擇,苦苓跟我都離開了,如今他終於重新提名寫作,我則樂活台南,這一集數位化後播出,我還是沒有打電話給苦苓,一切隨緣吧。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