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9日 星期四

台灣的轉型正義,什麼時候才能做好?魚夫專訪柏楊



十五年前,我到了超視開節目,心中打定主意,就是要盡我的能力報導在白色恐怖時許多害者的故事,讓人民了解國民黨極權政治的罪惡。

把這一集數位化,其實是無限感傷的。柏楊,我尊稱他為柏老,現已往生多年,他的告別式,我是少數被邀請送別的。

柏楊是被判刑法二條一叛亂罪的唯一死刑,他在獄中飽受折磨,在人權人士的奔走後才得以在晚年被放出來,出獄後,他仍不改批判的性格,我從大學時代逐期訂閱他的「柏楊版資治通鑑」,對中國醬缸文化,有了深刻的認識,後來他又寫了一本「醜惡的中國人」更引起爭議。

這一集裡,從他所受的牢獄之苦講起,引出他從歴史文化出發的政治理念。現在回首他的一些論述,仍非常值得吾人深思。

不過,十五年過去了,阿扁也曾經執政了,到今天,轉型正義台灣始終沒有做好,這是我最不能原諒阿扁的地方,但台灣人民容易遺忘過去的歴史,也是到今天台灣居然可以選出個戒嚴之子馬英九的原因吧?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