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3日 星期一

封面剪紙藝術/淺談透視法對東西藝術的影響


1998年我去了翡冷翠一趟,參觀過「聖母百花」大教堂,這座教堂是布魯內萊斯基(Filippo Brunelleschi, 1377 – April 15, 1446)所建造,他是十四世紀歐洲文藝復興的重要舵手,除了重建圓頂的偉大工程外,也是系列性的發揚「線性透視法」(linear perspective )的啟蒙者。

有一則影片,說明線性透視法的發生,有圖有真象,有影尚大聲:

Discovery 的線性透視法故事



簡單講,人眼在觀察世上的景物時,確實是會產生至少兩條平行線,這兩條平行線在遠方會聚合在消失點上,但在2D的畫布,這些是不存在的,透視法的畫法,我從小就被美術老師規定要練習,有趣的是,現在網路發達,怎麼畫,有影片教學:

How to Draw with One Point Perspective



透視法當然分為好幾種,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自行對維基百科裡去尋找。我說的是,在透視法還沒被發現前,用現代人的眼光來看,圖面呈現的氣圍都是很詭譎的,完全沒有個中心點,所有物件無大小遠近之分,也有人稱之為「散點透視」,所以東方畫可以或橫或直的用卷軸來裱畫,西方在透視法出現後,焦點很清楚,也就只能正正方方的來表現,這兩者之間,我並非有高下之見,只是在看到「剪紙」這種藝術在東方的呈現,就始終是一種平面的手法,在我看來,裝飾性極高。

西方剪紙藝術則相對的發展出這種書本3D立體的剪紙藝術,不同的空間思維,發展出不同的藝術概念。西方在這方面的做法,有如這位Brian Dettmer的作品,將一本書層層剪進,形成一種立體的趣味:



Brian Dettmer官網

再有一位Thomas Allen的作品,也別樹一格: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