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9日 星期一

在我主持主節目的時代裡,沒有藍綠之分


這是1994年大選的投票日,投票截止的當天的一個節目,名為「選民開砲」,時間長達一小時四十餘分,換句話說,加進廣告,則長達三個小時,分析可能的選舉結果。

我不是要您去看這麼長的節目,而是請您看個片段,我的來賓中,包含國民黨、民進黨和新黨,在我主持節目的年代裡,從來沒有藍綠之分。 

這種選情分析的節目始於TVBS,而我之所以被選為節目主持人,是因為我從1989年開始就全台去調查地方派系,對於地方派系的興衰瞭若指掌,並長期在自立報系刊出,成了許多選戰公關公司的必讀的經典,也有人拿著這些資料拿到博士學位。 

其次,我和各個黨派的政治人物都有交情,他們也看不出我的政黨傾向,我一生到現在也從沒加入過任何政黨或派系。

為什麼?很簡單,我的媒體理念是主持歸主持,評論歸評論,既是主持,就不能和來賓「罵摻下去」,一定要公平的讓正反意見都能得到辯論,這個原則,一直到我從三立總監的職務離開,都沒有改變,不同政黨的來賓一直都能同台在我的節目中呈現他們的意見。 

如果是畫漫畫,那就是評論,當然有主觀的立場,是感性為之。 

但不知道什麼時候,政論節目開始分藍綠?意見極趨兩極化,現在是信耶穌的看基督台,信如來的看佛教台,更可怪的是,名嘴也分藍綠,難道是政黨發言人?我離開電視圈後,老實講,我太太有轉到政論節目,我才勉為其難的陪看幾分鐘,然後就告饒了。 

分藍綠,對我來說,就很難看得下去,我方陣營未開口,就知道他要講些什麼了?敵方陣營一張嘴,就立刻轉台,我分析了一番,認為我那個時代叫政論節目,這個時代,叫娛樂節目,為何?相同的陣營相互取暖罷了。 

現在的台灣人民被撕裂為藍綠政營,所以就有人懷疑是否有「中間選民」?這很難證明,但我可以告訴您,現在無所謂「大眾媒體」了,只有「分眾」,再加上網路世紀的來臨,意見趨兩極是必然的結果。 

現在我做網路平台,並不把這些平台視為「公器」,合者來,不合者去!我也把如何建立各種平台的方式不分藍綠教授出來,您要問我為什麼要這樣做?很簡單,既然現在已無「大眾媒體」,那就讓它百家爭鳴吧,進入意見市場的完全競爭,或許有些公認的價值會產生出來吧?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