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9日 星期二

寫給做傳統紙本出版的朋友看的:談紙本如何與數位滙流合作


Source credit
出版社要找我出書,我說:要出書就要來個虛實合作,看我的書也可以同時延伸的到網路,簡單說,我想出一本印有QR Code的科技書,讀者可以隨時看我旳更新,永久保藏。

出版社不太理解我的意思,但我也意興闌珊,講也講不清楚,因此作罷。

最近,我在Trend Hunter上找到一則報導,提為「擴增實境的童書」(Augmented Reality Fairytales),實則是一部印有QR Code的童書,透過手機或附有鏡頭的平板電腦來掃描,就可以進一步連到線上觀看影片或動畫等,輔助父母加深兒童閱讀的印象。

現在許多傳統的紙本出版都面臨數位的危機,以我這個從前的愛書人為例,幾乎已經不買紙本書了,主要的原因是資訊的更新速度上太慢,在全球分工分享的數位時代裡,簡直不能忍受紙本的龜速,「數位匯流」的浪潮既不可擋,我認為紙本要趕快尋找和數位滙流合作的方法了。

除了QR Code外,當然還有很多技術,譬如有一種叫VIP(Video-in-Print)的技術,則是把影片的播放器做成小小一塊,篏入雜誌的內頁,這也算是和數位滙流結合在一起,讀者可以參考下面這篇:

有圖有真像,有影尚大聲/圖像思考的時代來臨!

不過這種VIP的技術雖可回收,但成本較高,製作QR Code則幾無成本可言,卻可以增加許多附加價值。

美國一家市場調查公司Lab42,針對五百位十八歲以上的美國成人進行調查,去發現人們是否知道QR Code?如何使用?為何會去掃描?等來進行訪談,得到下面這張ifographic資訊圖:


這張圖顯示不知道 QR Code的人比知道者多,但知道者也為數不少(這在日本、荷蘭都不稀奇,但在台灣則仍不算風行吧?),知道者以從雜誌看到最多;不知道者中,以完全不知那是什麼碗榚者居多,其次為沒有可以上網的智慧型手機;在掃描意願上,則以要獲取折扣為首要。

台灣現在約有三百萬支智慧型手機,但知道有 QR Code這玩意的不知又有多少?一旦使用了智慧型手機,對看書是不是有興趣,亦不得而知,所以台灣的出版社開始使用這一招沒?有待調查。

倒是QR Code的運用,在日本、荷蘭已經很風行。我最近去日本,翻閱雜誌或在百貨櫥窗上經常看到。關於荷蘭的 QR Code運用,我至少寫過兩篇:

這真是太有創意了/荷蘭發行的全球第一個QR Code的硬幣

虛實合作的聰明創意:介紹荷蘭的QR Codes公共藝術

QR Code的藝術創作也越來越多元,有人用來在珠繡上創作,如下文:

QR Code 也可以成為珠繡服裝創作的主題,真是有趣啊!

Twitter上有許多小圖示,都是由一位小女生叫Yiying Lu所繪製,她最近將QR Code拿來創作「十位最具吸引力的時尚行家」(10 Most Intriguing in Fashion

掃描看看,會到那個網站
這創作將QR Code和她的素描結合起來,並介紹他們的事蹟,掃描之後可以在手機上閱讀,並儲存成資料。

有陣子,我曾閱讀一部科技電影史的書籍,這本書造成我很大的困擾,因為作者在書中所提及的電影,有些年代久遠,根本不知所云,迫不得已,我決定坐在電腦前看,只消書中談到的電影,我就去網路裡找出片段來觀賞,如此這般,才跟得上作者的本意,如果作者加上QR Code,那我就不必帶電腦,手機掃描就出現了影片的片段,對於於了解書中的內容一定大有助益。

所以現在紙本一定要跟上數位滙流的腳步,作者也得對他的內容經常更新,形成紙本後,令人尷尬的是要等再版才能更新知識,有了QR Code,作者才能讓他的讀者與時俱進,這本書才有永久保存的價值;我最近想出空舊書,舊書店的老闆說,不要給我大部頭的書,網路時代,那些書都很難賣了,這讓我驚覺出版市場的變化,總結來說,紙本不去和數位滙流合作,下場肯定是不幸的。

我不想出書,如果要出書,起碼要出本有QR Code的書。

 延伸閱讀:

11+產生QR Code的網站

台東旅遊之魚夫推薦QR Code手機掃描版,過年隨身帶著走。

魚夫版挺台灣的店全地圖附手機版

1 意見:

gaxiong 提到...

如果使用QR又衍生搭配上有如《鋼鐵人二》中,主角接受國會聽證時候用他自己手機去操控“電視”(?)螢幕去獲得更多知識及訊息,
那爽度可真是大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