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10日 星期六

侯佩岑也看過哦!扎哈.哈蒂的香奈兒移動藝術展覽館



有一回我在台南「國家台灣文學館」上前看到一部大卡車,館方把它裝扮得有如簡易的變形金剛,收起來和一般卡車無異,展開來,兩側會擴張出空間,裡面紙本和電子播放器等五臟俱全,外圍則繪以館方那棟巴克式的宏偉建築的圖案,館方說,這個叫做「行動博物館」,如下圖: 為此我特別寫了一篇文章:

有心才會有創意﹣﹣國立台灣文學館行動博物館開拔 



山不就我,我來就山,這部行動博物館於是赴東部展覽去也。 最近我在Archidaily上又看到扎哈.哈蒂(Zaha Hadid) 的那件為香奈兒Mobile Art所設計的「飛碟屋」,最終停在Jean Nouvel的巴黎阿拉伯文化中心(Institut du Monde Arabe),有位攝影家Onnis Luque 特別為這棟量體用他的藝術眼光,拍了一部黑白影片,氛圍非常奇特。 Jean Nouvel的巴黎阿拉伯文化中心(Institut du Monde Arabe)  影片


Zaha Hadid@Paris from onnis luque on Vimeo.

不過先別急著看這部影片,先了解這棟「香奈兒移動藝術展覽館」源起。

香奈兒其實也是一種行動博物館的概念,不過規模當然不能相比,是香奈兒過去兩年進行的美學實驗成果。他們花大錢請來約15位來自美國、歐洲和亞洲的現代藝術家,將香奈兒的價值和視覺理念,特別是其標誌性配飾,諸如菱格紋手袋,以獨具一格的形式表現出來。這些人都們都是享譽國際的藝術巨擘,而且很年輕,許多是從1990年代初才投入藝術工作,創作風格都很大膽、前衛。

這段文字不好理解,我找到了下面這支影片,很快就能了解藝術家們創作了什麼?但因為不能嵌入,所以只能按下面的文字連結前往觀賞:

Chanel Mobile Art Pavilion by Zaha Hadid. New York

扎哈.哈蒂的這棟建築是可以拆解重組的,所以從展覽可以從英國、香港、東京、紐約,最後落腳在法國巴黎的阿拉伯文化中心。

阿拉伯文化中心的當初設計,面對香奈兒移動藝術展覽館的一面牆是著名的有如鏡頭開合般的百窗設計,兩者放在一起,猶如千萬鏡頭對準了扎哈.哈蒂的作品。 香奈兒移動藝術館的介紹,我建議先到

Mobile Art Pavilion 官網 

 這裡頭有正體中文,更棒的是有虛擬遊館的設計! Archidaily也提供了許多照片,由攝影家Stefan Tuchila所拍攝:



Mobile Art Pavilion Slideshow: Yufu’s trip to 台南市, 台灣 was created by TripAdvisor. See another 台南市 slideshow. Create a free slideshow with music from your travel photos.

關於香奈兒移動藝術展覽館的介紹,我在網路找到了一篇譯文,正好拿出來分享:

香奈兒移動藝術展覽館香港,東京,紐約,巴黎

客戶: 香奈兒,香奈兒移動藝術

材料:外牆:纖維重新inforced塑料

屋頂有:PVC,特氟隆屋頂燈

一級結構:鋼七四噸(六九噸館和5噸售票處)1752年不同的鋼連接

二級結構:鋁合金型材 尺寸: 29 × 45米,共700平方米

概念: 在香奈兒的700平方米的展區形式是Chanel的標誌性的作品,以其精湛的細節,共同營造一個優雅,流暢連貫的整體分層無疑的慶祝活動。
 
由此產生的功能和多功能館的建築結構是一個不斷拱狀的元素系列,在其中央空間庭院。

人工背後透光吊頂燈洗牆強調'拱形的結構,並在一個新的人造景觀裝置藝術創作助攻。

大型屋頂輕開放極大地洪澇災害的入口在白天模糊了內部和外部之間的關係。 除了 ​​燈光和色彩效果,空間的節奏由每個部分的接縫創建使整個室內強烈的觀點意見。

這個65平方米的中庭有大開口上述透明的天空,旨在舉辦活動,以及參觀展覽後提供一個反射區。

庭院作為一間館的展覽和公共區域的中間的空間。

在城市間廣泛的航運輕,鋼結構的設計下,將興建一個星期,這是一個短暫的展館基本研究。

與直接連接到視覺庭院,陽台的128sqm繼續展館之間的外部和內部的對話。 活動期間,這兩個空間都可以鏈接到成為一個大型的活動區。

反光材料讓皮膚外觀與不同,可定制的特別活動在每個城市的不同顏色的照明方案。

強大的雕塑之間的大規模的香奈兒館的結構和它創造了一個大膽的信封和神秘的元素輕盈的二分法。

展館的外觀發展成為一個室內空間的潛力,最大限度地重複使用和重新思考的空間,由於其固有的靈活性計劃的品種豐富。

該香奈兒館的總流動性曲線幾何形狀的哈迪德的30多年的探索和研究的不斷轉換成系統的平穩過渡和明顯的延續。在這樣的形態劇目,扎哈哈迪德能夠轉化為這種Chanel的文化意義的慶祝活動所需的感官形成了一個亭子短暫的類型。 這展覽館在香港展出時,許多藝人也去看了,看他們的發言,也覺得有趣,其中包括侯佩岑:


建築能不能移動這件事,在我看來是建築界應思考的嚴肅課題,當然,我不是說給建設公司看的,人家做的是不動產。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