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5日 星期三

看清楚標題了,再點進來看:全蛇大餐

炒蛇皮

美食當然不必一定要是奇禽異獸,我也鮮少吃家畜以外的食物,亦不鼓勵國人引進外來的異種,但這全蛇大餐是朋友的盛情邀請之下,原本說是吃鱷魚肉(聽說吃起來很像雞肉),到了現場,才知鱷魚肉今日沒準備,來個「全蛇大餐」也不錯。

「世界蛇王」的蛇類,據場長黄國男說是本產人工繁殖的眼鏡蛇,合法經營。

老實講,聽到要吃蛇就心裡毛毛的,到達現場開始皮皮剉;我在夜市裡看過人家殺蛇,在大庭廣眾,將蛇頭綁在一端,拉成直線, 一刀從蛇尾刺進,順其勢,快刀削到頸部,剥開蛇皮,取出蛇肉,三兩下皮開肉綻,無法以「輕解羅衫」來形容,最後切去蛇頭,這SOP有如庖丁解牛般的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於桑林之舞,乃中經首之會也。

殺蛇者嘴上刁著一支香煙,神色自若,旁觀者,個個表情則幾近中風,老闆說吃蛇可以顧皮膚,我則先「起雞母皮」,料將吃了也沒什麼神效,快速閃人。

實則我曾嚐過蛇骨、蛇酒,那是我在電視台當總監,有位朋友想當然耳,Default我必已經遍嚐世間珍饈, 他要請這位大明星,必得出奇致勝,我到了現場才知要喝蛇酒,啃蛇骨,但這也哈啦了一整個晚上,因為我當下急忙搶著大口喝酒,心想喝茫了,就不會管它是蛇或是蝎了,所以隔日醒來,那滋味已然印象模糊。

人類是一種很奇怪的動物,喜歡牛皮,而有可能不食牛肉;喜愛鱷魚皮、蛇皮、虎皮、雞皮等工業產品而非出於口腹之慾,因此「剥皮」是人類獨有的寡人有疾焉!動物獵殺是為了飢餓,人類獵殺有很多時候是為了虛榮。

如今頭腦清楚,大白天卻要面對「全蛇大餐」,蛇肉、蛇皮、蛇肝、蛇肚、蛇湯全上桌,再來一瓶眼鏡蛇酒,我只好硬著頭皮,裝成一付饕家的模樣,鼓起神農嚐百草的勇氣,給它「粗」下契,動箸之初,有如咱勇敢的台灣人遇見地震的典型反應,眾人故作鎮靜,先是你看我,我看你,敢離此桌者,孬種也!又不幸我是這一桌的貴賓,有酒食先生饌,古有明訓,先生者饌,先嗚呼哀哉亦是人倫之常,我只好微笑舉箸招呼:來來來,我先夾了,大家吃吃看!
結論很簡單,嘸架恐怖啦!蛇肉嚐來像山豬肉,蛇皮像吃炒螺肉,蛇湯近似四神湯,蛇肚亦如柔軟的雞胗,雖稱不上此物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見?也稱得上美味利口。

我把嚐「全蛇大餐」的過程拍了下來,您可不要杯弓蛇影,十年怕草繩,聞蛇色變,不過地址電話我不列了,看我體驗就好了。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