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3日 星期日

運動,我喜歡生命與生命的對話/記金門喬安牧場


我很喜歡運動,但我的運動總是和我的社交圈裡的朋友不同,這很傷腦筋,朋友喜歡的高爾夫,我卻覺得都四、五十歲了,幹嘛追著一顆小白球生氣?於是人家都會認為我很怪胎,而漸疏遠。

不過我二十八、九歲時,任職的自立報系,老闆賞識我,認定可以栽培,於是送我一套球桿,我也去練習場揮舞了一陣子,後來還是覺得很無聊,那套球桿最後轉送給別人去了。

台灣之光妮妮很厲害,我也僅止於欣賞,但看不懂這種運動對身材的雕塑究竟有啥過人之處?

有一回,一位朋友和我聊天卻頻頻作揮桿狀,想來是要說,我是打高爾夫的社會上流階層,問我做些什麼運動,我答以:騎馬!兩人話題自此打住,道不同,不相為謀也。

其實在台灣騎馬也不是什麼上流社會的運動,古人奔走濁水溪南北,不是牛車,也總得騎馬吧?只是消費人口不多,所以價錢不能普遍化,而好友經營的馬場,正好讓我騎個過癮。

老實說,我的運動率皆激烈,而且冷門,譬如:大學我是柔道校隊,台灣練柔道的大部份是警察的族群;再者,我喜歡游泳,台灣人很怕水,喜愛魚兒、魚兒水中游者並不多;潛水也很喜歡,這種運動,人口更少!最後就是騎馬了。

然而,各項運動中,重量訓練是基本,所以我也常上健身房。從前在電視台,馬英九剛學會游泳,有一回接受我訪問,問我做什麼運動?我答以游泳,他立刻交待幕僚,要我和他找個時間一起去游(作秀),我當時要是跟他一起去,一定可以解破他的性傾向,因為那時候的身材如下:

攝於琉球,現在也是差不多的身材哦

騎馬是我後來愛上的運動,不要誤會,和「巧克力有無騎馬」無關,這項運動,先瘦的就是腹腰,據「漢諾威馬場」的許安進說:也會增強那方面的能力。

關於馬經,我寫了一大篇,有興趣可以參考:

我的馬經 

台灣喜愛騎馬運動的人口少,不過騎馬跟摔柔道一樣,是生命跟生命之間的對話,也跟潛水於大海之中,異曲同功,海的律動和游泳池的一灘死水是不同的,這就像跳探戈,必須經由動作所傳達的心靈語言來達成和諧的結果。

可憐我的那些運動,都很孤單,於是我就慫恿朋友和我一起來玩,最成功的就是誘惑我那金門的老友,聖祖貢糖的老闆葉錦湖,他來和我一起騎馬後,治好了多年的脊椎疾病,進而在金門開設馬場,終身立志成為馬術的推廣者。

所以現在我常會去金門,住他的「微風海戀」民宿,騎他「喬安馬場」的馬匹,我們常在馬場旁的海邊,飆行五公里,疾馳回來,他的這個民宿兼牧場區,可眺望廈門與小金門,我經常說他很富有,這些海灘美景,陽光普照,都是上帝賜予他的。

最近我又去了一趟,於是用手機錄製了一段影,想和網友大大們分享,希望您會喜歡:



除了影片外,我也用手機拍攝了一組360度的環視,也和讀者們分享了:


地址:89244金門縣金寧鄉 下埔下301號
電話:082-323-580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