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0日 星期四

魚夫話魚/河豚

魚夫筆記本上畫的一隻河豚

六月,日頭火燒天。

早上五點,我在澎湖馬公旳魚市場隨著漁販們大聲吆喝。

攝影機的鏡頭Pan向魚簍裡的「刺河豚」,這類魚咱台灣人叫「刺歸」。

河豚含有劇毒,「拼命吃河豚」他們中國人這麼說,豬肉炒河豚是老饕桌上的佳餚,也是日本人「味自慢」的沙西米上品,可是沒處理好的河豚卻立即要命。

我來這馬公的漁市場不是為吃河豚,扮巿場漁販的我,只不過是個臨演員,帶著大隊人馬,為的是拍攝一段河豚的劇本。

河豚的牙齒很利,不管是釣絲,還是魚網,只消被河豚咬上,你就倒楣了,保證應聲斷裂!

澎湖媽祖宮前的老漁婦對我說,河豚常常會膨風起來,浮到海面上,漁人就用漁槍去刺它,釣魚的人看到河豚尤其厭惡,恨它咬斷釣絲,常會把「死人牙齒」丟到礁岩上去,任其烈日曝曬死去。

從尾巴擰起癱在礁岩上的河豚,它就會自我膨脹起來,氣鼓鼓的盯著人。

宋朝文人蘇東坡曾經被貶到海南島抓蚊子,閒來沒事幹,就曾經拿烏賊寫了二說,戲弄讀書人。

讀書人和烏賊很像,喜愛「亂噴墨水」,雖然文章給人一時「眼花撩亂」,但噴墨之餘,行蹤敗露,思想登錄有案,隨即為天上盤旋的海鳥發現,「知其魚而攫之」。

文人秀才又更像河豚。有一隻河豚游啊游,撞到橋墩,生氣起來,竟對著那個橋墩破口大罵:「你是什麼東西,敢擋我去路!」於是氣呼呼膨脹起來,即浮出水面為老鷹發現,終於葬身鷹腹,蘇東坡歎曰:「可悲也夫!」

驅車前往澎湖的跨海大橋,瞥見橋下的一家藝品店,攝影師用雙手的姆指與食指比著四方形的鏡頭,驚呼看到掛滿一室的河豚。

它們全被掏空內臟曬乾,背上還挖了一個小洞,正好做成燈籠,氣鼓鼓的河豚,還掛著一臉臨死前的盛怒,今人肅然.....,天曉得該起敬還是哭笑不得。

分鏡圖上,這裡要來一段慢動作,製作單位要我加進旁白:「唉,做人還是不要自我膨脹的好,要不然就像那些河豚,可憐被撈起滴水啊擱兼曝乾哦!」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