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4日 星期一

盛治仁的亂花錢,豈「可惡」兩字能一言道盡?



國家的資源,原本就是那麼大的一塊餅,用腳頭窩(膝蓋)想就知道,執政者要是亂切這塊大餅,結果就是造成社會的不公平,不過台灣人就像李鴻禧教授說的:「難教、好拐」,馬政權基本是由一群高級外省人以及白賊七們所組成,許多台灣人卻偏偏要投票給他們。

簡單來看這個例子:文建會把二億一千五百萬撥給賴聲川的「夢想家」,台南的古蹟「原台南州立農事試驗場宿舍群」卻沒錢修建,修建日期一再延宕,要到2012年的八月才有可能(誰知道?),錢讓「夢想家」給吞了,台南這些古蹟當然沒錢修。

這只是一例,台灣有待文建會修復的古蹟,不知又有多少?

好,那這建築群有什麼特殊?官方說法如下:

景點描述

本場佔地廣闊,遭林森路所隔,一分為二,東為辦公空間,西作宿舍區。配置於東門路二段158巷、府東街及光華圍塑街廓內之農業改良場宿舍建築群,空間規模依職等而有所區隔,按大正11年(1922)頒佈之「台灣總督府官舍建築標準」規定,推測北面座西朝東,單棟獨戶的場長宿舍及南面座南朝北雙併建築,應分屬高等官舍第三種、判任官舍丙種以上。

一層樓高,除場長宿舍屬入母屋根(歇山),餘皆雙坡水妻切(懸山)屋頂,多面舖水泥瓦,自外部觀察應屬木構造,沿建築周邊留設庭院院內花草扶疏。立面由有設柵條式通氣孔基座、真壁式構造外覆雨淋板牆體及屋頂三部份所構成,牆身大面積開窗,設遮陽板,屋脊端部鬼瓦作收。
 
現在的場長宿舍暫定為「台南市回收傢俱典藏館」,鄰居是由原廢棄的收容街友會館改建而成的「藏金閣」資源回收館,這裡鼓勵市民把廢棄的傢俱等拿來,重新修復為可再利用的物品,以低價拍賣,這對垃圾減量、節能省碳,都有很大的啓示,只是大餅切了一大塊給夢想家了,兩天的戲碼,如何對得起國家古蹟的歷史?

馬英九用盛治仁,盛主委是學政治出身的,從前或現在甚至未來,哪裡認得誰是文化人?文化的問題徵結何在?馬的初心,就是瞧不起台灣文化,文建會在他的眼中,就是將來選總統的「文宣部」,盛治仁想必也做如是觀,盡其政治上的使命,然而「夢想家」的劇碼被譏為比軍中的藝工隊還不如,這對盛主委最傷,本來好意助選,卻反成了害馬,連政治宣傳也徒勞無功,更一併得罪了所有的文藝團體(雖然他可能不知道什麼叫文藝團體),於是他心慌意亂,連「抄家滅族」的話也說出來了,嗚呼哀哉,尚饗!

現在連像許博允這種血統純正的紅衫軍都站出來開罵,說打了十幾通電話才要到25萬,盛治仁的處境真是慘不忍睹,問題是許博允居然自承是用打電話去要錢,人民的納稅血汗錢原來在深藍裡只消「打電話」就可以要來?簡直匪夷所思!那一般人可以打電話去跟盛主委要25萬嗎?

仔細想,連聰明透頂的文化人都被國民黨騙得團團轉,那一般的弱勢團體更不用說了,所以「秀才造反,三年不成」我有了新解,既然讀書人都憨成那樣,那小老百姓當然更好騙了。

台灣人的傻,真是傻到被賣了還幫人數鈔票,身為台灣人的一份子,不知要如何形容自已的笨?只好拍則影片,跟大家分享了(一歎!):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