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30日 星期三

要好龜爬壁,要壞水崩山/夜宿關子嶺(附影片)


大約二十幾年前,我請老婆大人趁著假期,也來個「關子嶺之戀」,去訂家好的溫泉旅館,太座說:要什麼等級的?我漫不經心的回答,就殘殘豬肝切五角,選一家五星級的嘛!

於是訂了家當時號稱最好的旅館,沒網路的時代只能到達現場體會,赫見房間門一開,一小池水,只容一人浸泡,房間裡,看起並不太整潔,許多設備都非常老舊,頓時浪漫的心情跌落谷底,否則我們再生個孩子也有可能,乃戲稱這是「五顆月亮」級的旅館,從此對「關子嶺」就留下了惡劣的印象。

關子嶺在日治時期,呼為「高仔嶺」,溫泉則是極為珍貴的泥漿溫泉,據官方文獻說:

此係弱鹼性的碳酸氫納泉,水中摻雜著從地底帶出來的灰黑色沙泥,泉溫約在攝氏75度至80度間,PH值8,泥泉水質滑膩,帶有濃郁的硫磺礦味,對養顏美容護膚等效用頗佳,素有「黑色溫泉」的盛譽,更贏得「天下第一靈泉」的封號,它與台北的「北投溫泉」、「陽明山溫泉」、屏東的「四重溪溫泉」,合稱為「台灣四大溫泉」而「關子嶺溫泉」獨特之處乃全台獨一無二,非但全台僅有,據說在全世界其他地方,僅有日本的「鹿兒島」和義大利的「西西里島」有同樣的濁泥溫泉,真不愧為世界名泉,洗後全身舒暢、皮膚紅潤,經常會吸引中外觀光客們前來享受湯浴洗滌。

日本人治台時期,號稱「特湯」,是招待總督、參議員等級的溫泉勝地,可惜在國府來台,大多數中國人是不泡溫泉的,頂多只來個上海浴(我見識過洗浴時頻頻用手揉擦身體「路鮮」,一池子水,全浮上一層漂流的白色浮皮,非常噁心)。就這樣,好好一個關仔嶺,便逐漸褪去了昔日的光彩,而我小時候常聽的那首「關子嶺之戀」(吳晉准詞曲)也成了絕響。

我當過曾擔任過許陽明(曾任台南市副市長等職)從前在台北北投開辦的<北投溫泉雜誌社>掛名社長,當時是為了搶救現在的「北投溫泉博物館」這棟仿英磚造建築而義助此雜誌社,當年國府來台後,中國人不泡溫泉,便把這棟珍貴的兩層樓仿英國鄉村建築風情的溫泉館據為國民黨部、警察局等,我第一回在許陽明引領去看的時候,天啊,簡直奇醜無比!牆上還到處貼滿反攻大陸、消滅共匪等標語,一度要拆除改建纜車站,無怪乎我對當年來台接收的中國政權,從歷史上來看,只能借用老一輩者的見證說:「無讀冊兼無衛生」來形容。

所幸阿扁忽然當選台北市長,「北投溫泉博物館」之議才得以成案,到了馬英九時代,我再去了一回,許多珍貴文物都被收了起來,只消和馬英九祖國中國無關的史證,他都可加以毀屍滅跡。

陳唐山當選台南縣長後,我時在電視台任職,有一回帶了大隊人馬去看他,他嚴肅的帶我去參觀正在改頭換面,大興土木的關子嶺,誓言是要把這地方救回來,重新成為觀光勝地,如此這般,在蘇煥智接手後,關子嶺現在一到周末假日,已人滿為患,新的溫泉旅館也一棟棟的長出來了,前後歷經十六、七年的努力,這應證了一句老諺語:「要好龜爬壁,要壞水崩山」,我來台南住了四年,如今也常往關子嶺跑,這醜小鴨已經變天鵝。

最近有人邀我到關仔嶺去住一宿,好好體驗溫泉鄉,有人邀請,我自然阿里阿多謝謝了,便夜宿一晚,關子嶺變得怎樣啦?有圖有真象,有影尚大聲,我拍了一段影片,來和大家分享: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