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3日 星期四

魚夫話魚/鱟

照片來源:維基

這一集,是我拍攝「魚夫話魚」談「鱟」的一集有趣的錄影,鱟和先民的生活語言有許多相關,相關的程度,令人咋舌,我很認真的做了功課後才開始帶隊去製作的,而且還遠征澎湖。

先來看錄影(可惜年代久遠,影片品質差了些,等待科技解決吧!)


這部短片的幕後製作故事,我寫過一篇文章,收錄於《生活也可以很魚夫》(1997年出版),如下:

遠古以來,它們夫妻就總是形影不離的出現在海上,討海人說,他們不抓鰥寡落單的鱟。

也許被拆散的鱟會帶來不祥的心理作用吧?

討海人也不吃鱟,以為是神派來的使者。

我在金門曾經吃過鱟,不過這味道實在不怎樣
場景是攝影助理硬拗過來的一家海產店,老闆知道是電視公司來的,拼了命要弄出一套海鮮大餐。

可是海產店老闆「拿鱟杓不知飫」,他東嚐一點,西沾一些,忘了我們飢腸轆轆的客人,攝影助理搶上前去催菜,卻被養在水族箱裡背著硬殼盔甲,拖著一條長毛巴的鱟嚇了一大跳。

畫面被Dissolve到小時候的記憶。

Fade in汲水的的鱟杓,宛若總舖師手裡權威的儀杖。

鱟的硬殼曾經被拿來當作是生活的工具。

人們忘記了鱟與生活的關聯,任它成為澎湖馬公店頭乾癟的標本。

老一輩濟歲的用濃厚的古台語腔說:「死前活鱟,未死先臭」,臨死前的活鱟,會先發出一股惡臭,令人掩鼻迴避,但這是開場白,老伙又趁機教訓起少年家來了:「做人可不要像鱟,還沒進棺材之前,就已經臭名滿天下了。」

還有,少年仔,要掌握人生的機會,可不要「好好一隻鱟,刣到屎na流。」

水族箱的玻璃罩加上一層久未處理的塵垢會模糊鏡焦,攝影狼狽的找尋角度,燈光師墊高燈架,又用白板修補光源,一不小心,跌了個倒栽蔥,我學著老人的口氣,笑著對他們說:「恁那親像鴨母呷水鱟,進退兩難。」

「鱟的台語怎麼唸?」外景車都開得老遠了,車上的工作人員還在為那隻怪物議論紛紛:「它怎麼長成那個模樣?」

鱟真的是千年的活化石,潮流在變,時代在變,而它膽敢違反達爾文進化論,堅持復古與傳統,終於修成了神物。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