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7日 星期六

老祖母的人機介面,才真正需要科技的轉換

Source Credit,這打字機就是上一世代人喜歡的介面,也可以打出紙本來,但其實是和電腦連結可以寄出email的。

在我家,母親大人已經很配合我三不五時,就搞一堆科技的東西回家,譬如有一回,我帶她老人家去礁溪泡溫泉,泡完溫泉後,剛好住在美國西雅圖的姊姊打電話來,我啟動視訊,把手機交給她,只見一位七十多歲的老人,就對著一支科技手機大小聲,這場景,真是饒富趣味。

礁溪這溫泉,就是「湯圍溝溫泉公園」,母親大人和姊姊,台日兩地嘰哩呱啦的講了許久(反正不要錢),我只好邊走邊開著手機,前後的轉換鏡頭,讓母姊二人視訊對話個盡興,也順便把公園的景色攝了進來,母親經過這一番科技洗禮,很有趣的的下了個結論:「怎麼我覺得是來宜蘭找你姊姊呢!」

我雖屬於那種科技Geek型的人,可是每回看著母親往往要適應我的科技新家用產品,真是於心不忍,所以一直在等待科技什麼時候符合人性?到現在,大部份科技都還不是很人性,不像許多老產品,兩三下,不用看說明書,就明白用法了。

TED創意啟發演講系列是我經常瀏覽的網站,最近刊出的這一集:Aparna Rao: (帶幽默感的) 高科技藝術,讓我深感興趣,這場演講將許多人們熟悉的昔日人機介面,付予科技的新創意,我特別收錄了進來,和大家分享:






1 意見:

阿儒 提到...

想起印度「三個傻瓜」那部電影的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