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日 星期日

阿母,我在外都有在吃好料的啦!記阿魯香腸熟肉

阿魯的香腸熟肉,魚夫手機拍攝
有一回,在一家香腸熟肉店吃飯,其實已錯過了午餐時間,算是「下午茶」,幾個中年男子拎來幾瓶啤酒,邊飲邊閒嗑牙,起初,我沒特別注意,但是話題卻很先進,不得不豎起耳朶,原來是在談美國職棒MLB的賽事,這桌人很專業的提及MLB各隊的實力並臧否人物,討論的居然投手的表現!

這真是臥虎藏龍,來吃這種台南庶民料理「下午茶」的人,話題一點可不俗,當然,這些人恐怕是有簽睹職棒的,這也不無可能。

香腸熟肉在北部的人來說叫:「黑白切」,但食材不盡相同,以「黑白切」呼之,語氣上顯得太過廉價,就好像英語裡,說not expensive和cheap是不同的意思,好像有那麼一點下里巴人才來吃的,這就有損香腸熟肉的美味之名。

此味來源眾說紛云,但以冷盤為主,有人當中餐吃,也有人只當「點心」,像石舂臼的「清子」、沙卡里巴的「阿財」香腸熟肉都不供應米飯,我常在下午或宵夜到這些店裡光顧,呷巧無呷飽,有趣的是網路有篇文章介紹阿魯香腸熟肉,居然有考證如下:

據現存開店歷史最久的沙卡里巴,阿財點心攤老闆詹智雄所言,香腸熟肉源自日據時期日本人帶來的飲食文化,那時的主角是香腸及一種長相像古制錢的豬肉串燒,又叫金錢肉,幾經傳誦,後來燒因為台語音同熟,便被稱為香腸熟肉了,慢慢的有一些辦桌的台灣總鋪師學會後,再研究出更多切料,當成辦桌出的首席拼盤所用,後來因為總鋪師必需到處跑,有些人就經營起固定地點的台式自助餐,飯桌仔,資本較雄厚的就開起餐館,像阿霞飯店,而店裡也持續供應這些切料,食不厭精,而在持續發展的情形下,漸漸的有人就專門只賣香腸熟肉了,另一位老闆詹智能則有另一個較通俗的說法,早年人們面對這麼多樣的食物,不知怎麼點時,便告訴老闆黑白切一些,這要用台語講才精確,就是隨意都來一些的意思。

海安路上的「阿魯香腸熟肉」則是我午餐經常呼朋引伴,揪團去吃者。隔壁是「六千牛肉湯」賣到早上八點,邊吃牛肉湯,一邊就看到「阿魯」的攤子在備料了,呷碗內,看碗外,覺得那也很誘人,中午就又來了。

大抵來吃香腸熟肉,我習慣點的就是粉腸、蝦卷、蟳丸、魚卵、炸魚肚、鯊魚皮、菜頭等,湯類,有豆仔湯、肉骨湯最好,阿魯則是清甜的菜頭湯,相當可口。

我媽常說我不會吃好料的,出外酬酢一定只顧說話喝酒,很少動箸,老是要我回家吃她老人家做的;現住台南,她又碎碎念:去台南「嘴斗」一定會弄壞,會吃不慣老媽煮的,其實,不管人在哪裡,不管媽媽做什麼,我總是儘量扒個兩碗飯,讓她知道我還是很喜歡吃她親手做的,只不過每回要到台北待幾天前,我總會先在台南吃過一遍,西出陽關前,讓齒頰留香,餘音繞樑,記住台南美食的味道。

這一天,來「阿魯香腸熟肉」,又手癢拍了影片來和大家分享:



台南市海安路一段65號
TEL:(06)222-6128


延伸閱讀:

阿龍香腸熟肉

清子香腸熟肉

魚夫獨創:台南的早午餐

饕客私藏的美食地圖/六千牛肉湯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