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31日 星期二

因為有著說故事的能力,才能發生偉大的志業/記溪頭妖怪村


溪頭妖怪村,來拜神明,神明「出張中」,雲遊四海去也,真是有創意!



現在文化創意是大學裡的一門顯學,有趣的是,這樣的師資並不好培養,理論又大多來自國外,擁有實際的經營經驗,又能整理出理論者也不多,不過從扁政府時期到現在,文創的發展也有十幾年了,老實說,也有些成效出來了,溪頭的妖怪村,我去參觀過後,真是激賞他們的創意,尤其是說故事的能力!

什麼是說故事的能力?我寫過一篇文章,是用圖解來說明的:

創意無法教,但可以學/圖解什麼是「說故事的能力」Storytelling

在這篇文章裡,將「說故事的能力」和「公司宣傳」(Corporate Speak)做了比較,一目了然:

生動  無趣
對話  行話
向外  向內
文本  字句
軼聞  平凡
英雄式的  機器人式的
娛樂  販售
引人注貝  平淡
不和諧  舒服的
質感  平滑
真實演出  照本宣科
有障礙的  一帆風順

溪頭妖怪村是憑空創造出來的,是由幾年前接掌溪頭「明山別館」總經理,林家第三代的林志穎和他的好友綽號「牛哥」曾俊琳設計師一起絞盡腦汁後的傑作,網路裡相關的報導很多,

比如官網上編撰了一段動人的友誼故事:

久保田-日本鳥取縣人,在日據時代曾任東京帝國大學演習林(今台大實驗林)駐台主任,由於松林勝一為人和善又與日人久保田主任同齡,故交情甚篤,情如手足。

久保田因日本戰敗回日本後,生活過的並不如意,當了幾年的郵差,後來在日本開了一間小小的麵包坊,取「松林久保」,多年後因用火不慎,麵包坊慘遭祝融,妻子不幸在火場中喪生。

松林勝一獲信後多日難眠,便寄了筆錢希望久保田重新來過,十多年後久保田親自將這筆錢送還松林勝一,兩人相見老淚縱橫,當晚松林勝一將樹下埋藏二十多年的酒取出痛飲,短暫相聚後久保田依依不捨的離開了台灣。

在松林勝一八十歲生日那年(1974年),他再次收到久保田的來信,信中除了捎來祝福外,還告訴松林勝一,他請人在日本刻了一個枯麻的木雕要送給他,松林勝一欣喜之餘與久保田相約赴日的時間,卻因健康因素一直無法成行。

幾年後,松林勝一一直聯絡不上久保田,松林勝一在過世之前告知後代,希望後代能將此遺願完成,2009年初,松林勝一後代子孫於2009年9月帶著久保田生前的書信,前往日本尋找松林勝一80歲的生日禮物-枯麻的木雕。

故事真假,我不知道,也不重要,到是到了妖怪村,松林久保麵包坊的麵包倒是賣得很夯,再對照我所引用的圖表,果有吻合之處。

我在一篇新新聞的報導裡看到記者王瑞德訪問林志穎

林志穎對於現在的「妖怪村」並不滿意。曾經多次到日本參訪,除了打造「松林町」和「鳥居」之外,整個「妖怪村」都可以感受到濃濃的日本味。

為了徹底展現「妖怪村」風味,未來他打算拆掉已經落成多年的「童話世界」,和已經有幾十年歷史的歐式小木屋,將園區打造成一個徹徹底底仿效日本京都造型的建築,並且讓更多的妖怪造型進駐。

除此之外,更仿效宜蘭童玩節,每年在國人視為禁忌的「鬼月」舉辦「妖怪節」,一屆一屆地傳承下去。在林志穎的思考中,「妖怪村」不是明山別館私人的產物,他樂於和溪頭所有的同業分享,大家共生共榮。

林志穎也指出,溪頭過去出現的遊客是來享受森林浴、芬多精的長青族,或者身體不好來養病的,以及畢業旅行不得不來的學生族,但現在的妖怪村吸引了許多年輕人前往,妖怪村帶給他們不同的日本體驗,而且,到溪頭不再只是只能吃吃烤雞、竹筍、溪蝦等,也有日式居酒屋、泰式料理等等,老實說,我以前來溪頭,晚上只好留在飯店裡喝酒看電視,現在多了這妖怪村,則樂趣很多了!

拍了妖怪村的影片回來,和大家分享:



訂閱更多的魚夫影片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