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9日 星期日

台灣人是牛還是豬?香港人正在覺醒,台灣人正在迷失

香港漫畫家Cuson Lo筆下辱罵港人「走狗」的北京大學教授孔慶東



李鴻禧教授有句話內省台灣人:「歹教、好拐」,南方朔在選前表態支持主張公平正義的蔡英文,小英落選之後,南方朔感歎的說:台灣失去一次轉型的機會。

在我看來,這是一場「恐懼戰勝了勇氣,愚蠢戰勝了智慧」的台灣敗仗,台灣人在中國威脅利誘與財團恫嚇,再加上賄選嚴重下,放棄了自主意願,再度選出了親中、傾中,只照顧財團的政黨,禍害就在眼前。

香港到了2012年,「回歸祖國懷抱」已有15年,在最近的「全球之聲」(Global Voices)裡有一篇文章,作者 Andy Yee,題為:「香港反思和中國大陸的關係」:

Hong Kong Rethinks its Relationship with Mainland China

在這篇文章裡,大意我整理如下:

一、香港大學在2011年的調查指出,自我認同是「香港人」的人數,是「中國人」的兩倍。

二、一般認為中國幫助香港渡過2003年「中國肺炎」(SARS)和2009的金融風暴,不過香港人正開始省思,且因為最近多起的社會和文化衝突事件,香港人開始質疑那些中國對香港是有助益的說法。

三、2012年一月,香港Dolce & Gabbana蠻横的拒絕香港人卻只准中國大陸人在門口拍攝,引發在地人的憤怒;其次,中國大陸人在地鐵車箱裡吃東西,港人勸阻不聽,這事件卻招致北京大學教授孔慶東火上加油的辱罵香港人是殖民帝國的「走狗」,更引爆香港人的不滿。



其實在這段影片裡,也辱罵台灣原住民當初去當日本的高砂軍是「二鬼子」。

四、近幾個月來,香港報紙的新聞頭條討論的都是有關中國大陸人的「入侵」,除了孔和尚事件之外,大量中國孕婦搶進香港產子,造成醫院資源不足,也逼使香港人走出街頭抗議。此外,香港奶粉在中國三聚氰胺事件之後被搜購一空,造成香港的奶粉的恐慌;大批的中國觀光人潮,不排隊、隨地吐痰、在公共場所大小聲等,都令港人深深感受到這些中國人對香港公民社會價值與法律的威脅。



五、香港網民批評這些中國觀光人潮為「蝗蟲過境」,還製作了一支音樂錄影帶,附有英文字幕來諷刺中國人:



六、一般中國大陸人的想法是,香港要不是有中國的幫助,經濟早就垮了,但是香港人發現中國入侵反而對經濟傷害更大,尤其使得物價飛漲、房產泡沬化,更是深受其害。

七、以下節錄許多香港網民部落格的文章:

正正是因為「自由行」、中資企業來港上市,以及給境外人士投資地產 ,搞到香港白白失去產業轉型的機會。現在香港只有金融、地產與旅遊服務業,大量人才與資金被吸過去,地價租金又被推高,以至製造業消亡,其他產業也一蹶不振,就連我最愛的港產片也快要消失了。我經常說:論出口品牌,韓國有SAMSUNG,台灣有 HTC,新加坡也有CREATIVE,香港有什麼?山寨機?莎莎?屈臣氏?米蘭站?

但令我討厭的是,現在不少來自大陸的所謂「遊客」,其實並非來旅遊,也非欣賞香港,而是為了「辦貨」、帶水貨,賺兩地貨幣的匯率差價,還有不少人是挪用公款、洗黑錢 (例如 D&G 要保護的人)。但最難頂的是他們部分人的惡劣舉止與財大氣粗。你叫我要包容,我告訴你,他們很多人根本就沒有「自由行」的資格!

想當年威尼斯衰落之後,只能憑觀光賺錢;但遊客一多,物價便升,地租更是貴得離譜,於是漸漸逼退老居民,終於鬧到今日這步田地,好端端一座輝煌千年稱霸地中海的貿易大城只剩下可憐的六萬個倖存者。至少在飲食上,如今我能看到香港「威尼斯化」的迹象,「價廉物美」變得愈來愈難,又貴又不好吃的地方反而日益增多;要是肯一擲千金,選擇倒是不少。眼見茶餐廳「餐蛋麵」那兩片餐肉愈切愈薄,北上定居的人群愈去愈多,你叫香港人怎能不生氣?怎能不感到危機四伏?

香港作為一富裕城市,但貧富差距之驚人,基層生活的匱乏,以至中產的生活質素也好不到那裡。公義、多元性、市容、環保、文化創意…等都跟真正富裕城市相去甚遠,這一切和內地人也沒有關係。

政府無長遠計劃鼓勵主流港跟少數族裔以至新移民共融,也沒有魄力去長遠解決香港的醫療人手不足,房屋及各項福利如教育學額不足等問題,仍是採取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以及自生自滅的方式。於是,造成資源不足所出現的民粹意識,不深究政府的規劃缺失,把矛頭指向「外來者」爭資源。

但也有一些不同的聲音:

其實香港人和內地人有著共同命運,就是對抗中共強權及與之勾結的富豪權貴,結束專制和不公義的執政狀況。相比之下,一些內地人的「不文明」舉動算不了甚麼。畢竟如果認為香港是一個包容的社會,便應該抱以寬容及「循循善誘」的態度。要知道,三、四十年前的香港也「文明」不了多少(現在也不見得香港人人文明守禮),大家還不是如此走過來。

香港人對「中國入侵」正在開始反省,香港的今日,就是台灣的明日,台灣人卻選出要把台灣鎖進中國的馬政府,台灣人有句話說:「牛知死,不知逃;豬知逃,不知死」意思是說,牛隻到了屠宰場,知道我命休矣,卻站在原地不動,任人宰割;豬隻只消有人抓它,雖非臨死,也急於奔命,台灣人常自喻:「台灣牛」,那麼台灣人2012這場大選的抉擇,究竟台灣人是豬或是牛?您說呢?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