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6日 星期一

馬政府的張善政一定要看,請給人民這樣的科技未來!

 Source Credit

兩點之間最近的距離是什麼?答案是:直線?錯!是把兩點合起來。

五、六年前我去唸數位建築博士時,心中想寫的博士論文,簡單說,就是這兩點合起來的空間理論,不過親近我的人常說,你太過前衛,沒人聽懂你在說些什麼?

比如「雲端運算」這些事,2004年我在華視出任執董(義務性的)幫忙江霞看管數字與數位時,便提出了未來影音的雲端趨勢,可惜當時「雲端」是什麼碗榚,沒人知道,2012年,所有的公司都要面對三件重大的發展:行動(Mobile)、社群(Social media)和雲端;被馬英九找去當政務委員的前Google亞太區硬體管理總監張善政,一上台就提出要改善台灣的ICT(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我希望他能在陳腐的馬政府裡注入新氣象,因為台灣的ICT環境早已落後日、韓和西方許多國家甚遠,馬英九執政,情況更是惡化,這世界,數位差距早已是國力貧富差距的指標,也關乎著我一直在思考的顛覆傳統媒體的可能性。

Corning,康寧公司(簡稱康寧;英語:Corning Incorporated)是特殊玻璃和陶瓷材料的製造商,1851年於美國紐約州的康寧市成立。 我不是要講這家公司,而是他們曾經發佈的兩支描繪不久將來,玻璃對人類生活的影響。

第一支片子,展示不同的介面會在生活裡如何運用,其中許多技術,早已成熟,先看這支已經被瀏覽過一千七百多萬次的片子,才知道我在講什麼?片名為A Day Made of Glass:



這支片子在告訴我們,新的介面將使得訊無所不在,每個介面都是媒體,這就是我所理解的麥克魯漢(Herbert Marshall McLuhan)的「媒體即訊息」的世界,簡單說,只有科技才能讓《紐約時報》捨棄紙本,全面數位化,只有科技才能讓小孩的書包變成薄薄的平板電腦,也只有科技才能解構電視台獨霸的現象。

最近Corning又出了一支影片,片名為:A Day Made of Glass 2,已經有兩百三十萬人觀賞過了,這支片子進一步描繪玻璃介面成為各種資訊媒體的可能性,除了生活以外,在交通、太陽能發電、教育和醫學上的重要性,這些都不是很久的未來,而是已經開始發生在我們的生活中了,Corning也強調,這些技術都已經很成熟了。



數年前我在課堂上講述「掌上經濟」,我自創Palm Economy這個名詞,告訴我的學生,將來所有的買賣交易都會發生在你手中的那支手機裡,而且,不再是你去找訊息,而是訊息來找你,你不用看報紙、電視,你的朋友就會從手機裡告訴你他們今天吃了什麼?做了什麼事?和這個世界正發生些什麼稀奇古怪的事件,不過這些介面都需要良善的ICT環境,我到信義計畫區,人人拿支智慧型手機,擠爆網路,上傳下載慢吞吞,還談什麼人機介面?新媒體?

張善政是科技人,到馬政府的官僚系統醬缸文化裡,我雖不是很看好,但他抓住ICT的重點,算是看到了問題,只是他是要幫一直讓我看不起的馬政府,而我是期待把媒體由財團的壟斷奪回給普羅大眾!


2 意見:

Vincent 提到...

看到魚夫大的文章仍對Ma有一絲絲的期待,就不難理解,他會凍蒜仍是有原因的,哀...
個人的看法是:他什麼都不會做,也不想做,只是擺擺個人形立牌而已,之前的台北市政就是這個樣子,其實倒希望他就醬,對內政和外交都保持木頭人的姿勢就好,如此國之大幸!

生命、哲學、車輛與人 提到...

2003年我不小心跟著朋友去台視,當個1980以來最低下的職位,朋友要參加賴國洲領銜的「高峰會」,找不到話題。我幫他寫了一個「數位匯流的時代」。結果她報告玩,賴國洲驚為天人,找他單獨喝咖啡。
後來他開始擔心,因為這東東他完全不懂。他去,是因為是民進黨員關係(還有雲林李立委關係,現任)。
後來我徹底失望提前走人。
失望一:朋友換位置真的換臉孔、腦袋。
失望二;酬庸式的芳發,民黨國黨同。
失望三:不懂裝懂處處同。